首页 文章正文

虚天出手

2022-10-14 15:18:37 2.32 W 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三千八百七十五章“虚天”出手。

凤天震怒,世界树叶片上的诸多阴界为之地动山摇,始祖界中传出的雷音传遍三途河流域,惊退许多不明真相的潜行者。

鬼城中,数道强横的气息,赶向中央鬼帝府,以为有强敌来攻。

本可以与木灵希一起离开的弃天,再次被扣留。

有修士看见,焦黑如炭的大屠战神皇,被人从中央鬼帝府中扔出来,更增了几分诡异感。

当然,这一切,身在白无常神殿中的张若尘并不知晓,也懶得理会。

微信图片_20221009152021.jpg

人的精力有限,他不仅要铸剑,还要分出精神力和神魂感知鹤清、盖灭等人的动向。更要于时空之中,警惕无常鬼城周边地域中的修士,防止敌人潜行而至,突然袭击

鬼城。

在张若尘的控制下,黑白阴阳神焰的火源运转速度变得更快,但,两座黑白火焰神山的体积变小,距离拉近,相隔不足十里。

天鼎悬浮在黑色火焰神山上方,高万丈。

鼎身表面,刻有各种古老图纹,如牧牛农耕、天火燎原、福禄神光、尸鬼地狱

其中,“天火燎原”图纹,在下方神焰的焚炼下,越发栩栩如生,渐渐的,竟也释放出火焰。

张若尘以天鼎做为重铸沉渊的主鼎。

鼎中,沉渊古剑的残片,已化为液态。

而断掉的七星神剑和逆神碑,也被张若尘扔了进去。这两件物器,是铸炼新剑最重要的辅料。

七星神剑,是七剑合一。

七剑,昔日每一剑都是神器,炼器所用的材料为天地间最适合铸剑的宝材,哪怕被黑暗诡异侵蚀了无尽岁月,也没有完全腐朽,可见其妙。

至于逆神碑,与其说它是一块碑,不如说它是种极为特殊的材料。

将这两者融入造化神铁,用来铸一柄神剑,可谓奢侈。

用来铸鼎都够了!

但,张若尘并不满足于此。

他脚下,踩着神境世界的一角,地面上有着堆积如山的各种炼器材料、战器、秘宝。

这些年,张若尘不知斩了多少神灵,甚至包括诸天。

这些神灵的神境世界,藏宝无数,蕴含他们数十万年,上百万年的积累。

同时,坐镇空间神殿和时间神殿的时候,各界神灵,进献给张若尘的宝物,皆是异物珍奇。

可以说,张若尘虽在白苍星,给了无月和纪梵心两座神境世界的资源,留给自己铸剑的材料依旧富足。

沉渊的剑灵,在张若尘帮助下,当初在时间神殿就已渡过神劫,达到中位神的境界。

剑灵在堆积如山的各种材料、器物中筛选,扔进地鼎融炼。去其糟粕,保留精华。

地鼎,悬浮在白焰神山上方,是铸剑的辅鼎。

一座悬空岛,飘在距离黑白火焰神山的百里外,被厚密的剑气笼罩,再强的火焰也无法进入其中。

悬空岛这块土地,是从剑阁的第十八层,围绕剑祖神树挖出来的。

剑祖神树生长在悬空岛的中心,树干长满鳞片,树枝上垂落下无数虬龙般的根须,树叶则是红宝石一般晶莹剔透。

穿着银白色神衣的剑骨,盘坐在树下。

这是剑祖的骸骨!

内蕴始祖神纹,外绕剑道秩序。

分身乏术的时候,张若尘不止一次使用自身血液和剑魂,融入剑骨,做为分身行事。在剑骨的加持下,分身战力非同小可。

正是如此,张若尘在剑骨上悟到了许多,精神力达到九十阶后,甚至能够看见剑骨身上散不去的剑道秩序。

看见了,才能悟。

悟了,才能化为己用。

张若尘向剑骨深深一拜后,便盘膝坐在剑骨对面,观悟剑骨身上的剑道秩序和剑道始祖神纹。

铸剑,需要耐心。

修炼剑道,更需要一步一个脚印。

相比于张若尘内心的平静,鹤清却难以镇定,但又深知精神力天圆无缺者的厉害,不敢再联系盖灭,更不敢将消息传给黄泉大帝。

“虚天暗藏到白无常神殿,肯定是为了伏击大帝。现在外面的流言蜚语,未必不是他的手段,用以掩盖真相。”

鹤清对溟夜神尊生出恨意,认为这一切,是虚天和溟夜神尊提前商量好的,丝毫都没有顾及她这个一方神尊的声名。

甚至,鹤清猜测,溟夜神尊本就已经将她送给了虚天。

毕竟传说中,虚天曾经可是放浪不羁。

回想之前溟夜神尊的话,鹤清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大。

“就算盖灭不动手,无常鬼城的城体和阵法,应该也坚持不了多久。一旦城破,大帝必会攻伐酆都鬼城,若到时候虚天出其不意袭击”

鹤清眉头深深皱起,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

时间一天天过去

“胯啦!”

无常鬼城的南面,墙体大面积破碎,血泉疯涌而出,地狱界修士布置的一座座阵法,修建的阵塔、阵殿,能挡住一个时辰的都少之又少,很快就化为血沙。

“无常鬼城守不住了,赶紧撤离,再不撒离,大家都得死在这里。”

“我们花费三十年布置的防御神阵,片刻间就腐朽消融,赶紧禀告凤天,去天南生死墟请擎天,或还来得及。”

城外乱成一片,已经有修士开始逃散。

有人赶去了酆都鬼城,禀告凤天。

有人前往白无常神殿,请黑白无常两位尊主。

溟夜神尊在黑无常神殿中来回踱步,但却不敢走出神殿公然露面,急切道:“它经半個月,帝尘为何还没有破境?他再不出来,无常鬼城必破,等诡异血泉涌入三途问

,中三族,乃至于冥族,都将遭受毁灭性的创伤。赶紧去请他吧!”

宫南风显得很淡定,道:“神尊急什么?无常鬼城的事,是你管得了的?这是凤天和帝尘,才能解决的问题。已经有人去禀告了,不要急。”

溟夜神尊镇定下来,叹道:“相比于让凤天去请擎天,本尊倒希望,帝尘能够及时出手。”

“那就看他们谁先妥协了!”

宫南风低声自言自语。

鹤清第一时间赶到神殿深处,向未知虚空中禀告:“虚天大人,无常鬼城快守不住了,鹤清恳请大人出手,拯救三途河流域。”

半晌后。

虚空中,传来虚天的声音:“此事归凤天管。”

就在鹤清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的时候,殿外,响起一道神音:“魂七奉凤天之命,拜访鹤清神尊和帝尘大人!”

魂七声音高昂,许多修士都听到。

一石激起千层浪!

“帝尘竟在白无常神殿中?”

“岂不是说,这些天,在白无常神殿中的修士并不是溟夜神尊?”

“魂七乃酆都大帝的传人,鬼族新晋神王,断然不可能无的放矢。而且,他是奉凤天之令。”

有神灵冷笑:“若帝尘真的早就到了无常鬼城,却一直没有出手,那才是有意思。”

黑无常神殿中的溟夜神尊脸色巨变,哪想到凤天和帝尘的斗法,殃及到自己。

摆明了,凤天这是要逼帝尘出手修复无常鬼城。

宫南风亦是讶然,没想到凤天会如此果断,直接将所有一切都摆到台面上,不再给张若尘留退路。

这样也好,二人的矛盾再次升级。

“凤天出招了,而且是一剑封吸的杀招,也不知尘会如何应对?”宫南风微微含笑。

魂七高大的身躯,单膝下跪,七颗头颅同时向白无常神殿叩拜:“魂七恳请帝尘出手,助鬼族,渡过此难关。”

连神王都下跪,无常鬼城这片疆域中的鬼族修士,纷纷跪伏:“请帝尘出手,助我鬼族,渡过此难关。鬼族修士必铭记于心!”

张若尘从悟剑中睁开双眼,对凤天如此强势的行为,生出抵触感。

他当然可以不理会外面的鬼族修士,但,若是无常鬼城真的破了,诡异血泉大量外溢,必会对地狱界造成重创。

他的袖手旁观,就会惹得滔天非议,今后很难再与地狱界保持良好的来往。

所有地狱界的修士,都会将这一切,算到他身上。

当然更重要的是,张若尘本身就不能允许诡异血泉外溢,之所以一直没有出手,只是在逼凤天妥协而已。

现在是,凤天不妥协,反而利用地狱界的修士反逼他。

“虚老鬼,都是因为你,这个因果必须你来承受。”

张若尘从悬空岛上飞出,落到天鼎上方,站在“天火燎原”的异景中,太极四象图印悬浮在了头顶,继而跺脚激发天鼎释放出命运神光。

天鼎,便是命运之鼎。

“呼!”

他嘴里吐出一口气。

下一瞬,白无常神殿爆发出璀璨的命运神华,在神殿上方,凝聚出一尊万里高的道法光影。

这道法光影,与虚天一模一样。

在道法光影背后,悬浮有一道命运之门,两者散发出来的命运神华,照亮千万里的亡灵疆域。

这片区域内的修士,皆感觉到修为被严重压制,如同落境。

“本天在此,尔等惊慌什么?”

虚天的道法光影,发出浩荡神音。

继而,狂风雷鸣之中,他伸出一只光影大手,化为五指云,悬浮在了无常鬼城上空。

这片五指云中,无数命运、剑道、真理规则在流动,将鬼城中的诡异血泉死死锁定。

所有人都惊呆了,真的是一波三折,原来白无常神殿中的是虚天。

“虚天倒也不奇怪。”有人如此轻轻念道。

单膝跪在殿外的魂七,脸色惊异,眼中却茫然。

本来凤天派遣他来传话,他是拒绝的。他知道一些内幕,不敢蹚这越浑水,害怕落得血屠一样的下场。

血屠已经被派遣到无常鬼城南面的第一线。

凤天为稳定军心,不久前放话,天下垂危之际,死亡神宫的修士当身先士卒。鬼城若破,本天弟子必是第一个殒身。

“原来不是帝尘,是虚天。”

魂七暗暗松了一口气。

虚天和凤天斗法,他认为,必然在理智之内。

但,帝尘和凤天斗法,很可能会失控。因为他曾听周乞鬼帝说过,这二人之间,还有另一层关系。

那层关系,和,则亲密无间。离,则生死难料。

虚天的声音,从白无常神殿中传出:“摇光,进殿见本天。”

无常鬼城南城下,众修士不再慌乱,纷纷返回。

吓得腿软的血屠,连忙催促道:“摇光神师,虚天唤你呢,还不赶紧去?。”

这一次,血屠是真的怕了,没想到亲师兄和亲师尊斗法,这么凶险。

幸好师兄化身为虚天,算是避免了与师尊的正面交锋,一切还有回旋的余地。也幸好师兄出手了,不然他被逼无奈,只能第一个冲向诡异血泉。

血屠心念急转,思考补救之法。

当前最重要的,无疑是将白无常神殿中是虚天坐实,这样,即可保全师兄的名声,又可威慑黄泉大帝和尸祖。

这时,恰好血屠听见不远处,有一胆大包天的修士在妄议:“魂七明明说的是帝尘,怎么变成了虚天?我看无常鬼城中散发出来的命运神元,不算强,殿中未必真是虚

天。”

血屠显化出巨身神躯,展现出怒极狰狞之态,抓住那骨族修士头上的白发,如同拔萝卜一般提起,道:“老家伙,你敢说虚天不够强?你敢质疑虚天?好,成全你,让

你亲自进无常鬼城感受下命运神光够不够强。”

“不要啊,大屠战神皇饶命”

白发骷髅带着哭腔,被血屠扔进无常鬼城,消失在城墙上方。

下场,可想而知。

“非议虚天者,死!”

血屠说完这话,跟随摇光一起,去了白无常神殿拜见虚天。

殿中,张若尘单独会见血屠和摇光。

“本天的道法手印只能封住诡异血泉一时,无法持久。摇光神师,这是本天炼制的八张符篆,你拿去印在无常鬼城的八方,每一张符篆都必须有一位神师坐镇。”

张若尘拥有帝符,相比于炼器、诅咒、幻术、阵法之类,在符道造诣上,自然是要高一些。

摇光向虚天道法身影行礼后,带着八张符篆离去。

血屠见摇光走出精神力场域,立即跪下,道:“师兄,我错了,今后再不敢因言坏事。师兄的任何秘密,必守口如瓶。”

血屠是一个能做事,且敢做事的人,而且当初天下人都以为张若尘死了的时候,血屠也能庇护池昆仑。

张若尘只是想对他小惩大诚,倒没有真的要致他于死地。

“你既然知错,我便给你一个悔过的机会。帮我做一件事!”张若尘道。

血屠举起拳头,道:“我想做十件!”

张若尘摆了摆手,道:“你去一趟摩犁疆,帮我给尸祖带一句口信,就说三天后,无常鬼城中,我想与他见一面。你若找不到见尸祖的门路,可以先去找湿婆罗大帝,他会帮你。”

“以虚天的名义,还是帝尘的名义?”血屠道。

张若尘道:“都可以。记住,此事是大秘!”

“明白,绝不走漏风声。不过,师尊下令让我守护无常鬼城”血屠露出为难的神色。

“你所做的事,就是在守护无常鬼城。”

血屠离开后,张若尘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许多,总觉得,黄泉大帝很可能并不在黄泉禁域,而是就在附近。

因为,像刚才那样无常鬼城险些被冲垮的危机,若张若尘没有出手,必会造成大动乱。

这样的动乱,就是黄泉大帝直闯酆都鬼城的时机。

张若尘换位思考后,越想越觉得危险,所以,才下定决心,探一探尸祖。其一,是不希望尸祖继续隐藏在暗处,让人防不胜防。

其二,若能利用尸祖,先收拾了黄泉大帝,局势必将大为不一样。

(本章完)

标签: 万古神帝

XML 城市 闽ICP备2022010958号-1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 1261234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