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百鸟朝凤

手机 2022-10-12 13:18:44 1.65 W 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三千八百七十三章 百鸟朝凤。

张若尘没有进入阵法中心去惊扰般若悟道,而是在万佛阵边缘的一棵须陀洹白银树边坐下。

佛光,如雨一般洒落,使得阴山顶部这片死亡黑土出现生机,泥土缝隙中,长出朵朵白色灵花。

张若尘取出断碎的沉渊古剑。

此剑,与池瑶手中的滴血剑一样,是用造化神铁铸炼而成。

但两剑的属性,截然相反。

沉渊古剑,是“生剑”,可食天下之兵,提升品阶,越来越强。

滴血剑,是死剑,可吸收众生之血,以不断成长。

万古神帝百鸟朝凤

造化神铁自然是夺天地造化的炼器材料,不然二剑也不会有如此了得的成长属性。

但,炼制二剑的铸剑师,并不算高明,也就导致它们很难跨过神器的门槛。

如今,张若尘精神力达到了九十阶,之前也尝试过炼器,很快就登堂入室,自然也就有了重铸沉渊的想法。

张若尘是准备直接将沉渊炼成一柄神剑,所以才没有冒然开始。

铸一柄神剑,绝非一朝一夕之功,不确定因素太多。

虚天一生在准备铸剑材料,修成剑二十三,才开始铸剑。花费万年之功,剑尚未成。

自己铸剑,融入精气神,勾勒剑道感悟,才最适合自己,从而发挥出最强战力。

张若尘以前持沉渊,收天下之兵,也是铸剑和养剑的过程。

以造化神铁的吸收属性,张若尘若要铸剑,花费的时间,自然不需要那么久。

这些年,他夺取到各种战器不计其数,其中不乏有至尊圣器和神器,可谓是准备充分。

但,有一件事,他依旧不决。

是否将逆神碑炼入沉渊?

逆神碑的物质,能够消弭天下一切铭纹和规则。

甚至包括天地规则。

将逆神碑炼入沉渊,与“造化生铁”吞天下之兵的特性,倒是不谋而合,能够相互增强。

但,这也意味着,无法在沉渊古剑内部刻画铭纹。

铸出的剑,威力如何?能否称为神剑?会不会功亏一篑?

忽的想到了什么,张若尘将天鼎、地鼎、洪鼎、巫鼎相继取出,细细凝视。

巫鼎,也就是玉皇鼎,曾被不动明王大尊祭炼过,所以,内部存在高深的炼器铭纹。

但,天鼎、地鼎、洪鼎,内部皆没有铭纹。哪怕表面有炼器铭纹存在,也是后世修士加上去的。

没有铭纹,或许就是其他修士,无法催动它们的原因。

张若尘有一种豁然开朗之感,再也不犹豫。

耳边传来脚步声,张若尘立即将四鼎和沉渊古剑的残片收起,抬眼望去。只见,披着大红袈裟的言输禅师,大步行来。

“哈哈!溟夜啊,溟夜,你还敢骗贫僧,那不就是帝尘?”

溟夜神尊挡不住言输禅师,连忙走到张若尘面前赔罪,道:“言输禅师说,他从血屠那里已经得知帝尘君来到无常鬼城的消息,一定要见你,本尊拦不住。”

“无妨,言输禅师不是外人,此事你不用自责,退下去吧!对了,我听说无常鬼城有黑白阴阳神焰的火源,你们应该带出鬼城了吧?”张若尘道。

溟夜神尊就怕张若尘无所求,听到这话,心中大喜:“撤离的时候,火源的确带出了鬼城,目前存放在白无常神殿中。帝尘若是要用,本尊这就去取。”

“不急!等我会过了言输禅师,与你亲自前去白无常神殿。”张若尘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溟夜神尊点了点头,眼神逐渐深沉且坚定,道:“本尊这就先过去安排妥当,必让帝尘满意。”。

溟夜神尊大步而去,消失在夜雾中,给人一种决然无悔之感。

言输禅师看了一眼溟夜神尊的背影,道:“贫僧听说,黑白阴阳神焰的火源,乃是无常鬼城的至宝,取于阴阳,可炼万物,帝尘强夺此宝,必惹因果,何必呢?”

虽出生冥族,但言输禅师修佛,因此看不惯恃强凌弱。

张若尘伸手,示意言输禅师坐下,笑道:“无冤无仇,若尘绝不会做出强取豪夺的事。溟夜神尊应该是误会了,我只是想借黑白阴阳神焰的火源铸剑,仅此而已。”

“原来如此,是贫僧误会帝尘了!阿弥陀佛!”

言输禅师双手合十一拜,随即,大大方方在张若尘对面坐下,丝毫都不拘谨。

张若尘没有随时窥探他人内心的习惯,也懒得理会溟夜神尊在想什么,直接开门见山,道:“怒天神尊承受的压力,我懂,但想要收盖灭为己用,那么就不能让盖灭的修为,恢复到天尊级。压制在不灭无量巅峰,已是极限。”

言输禅师道:“那位张施主认为,天姥已达至半祖境,足以压制盖灭。而且,盖灭就算恢复到天尊级,掌握的奥义不多,且被天地规则压制,战力绝对达不到天尊级的层次。”

张若尘道:“这才是最可怕的!因为达不到天尊级,因为心中不甘心,所以会想尽一切办法弥补缺陷,那么,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怒天神尊可以用大魔神的魔心,让盖灭帮他做事。”

“但,巴尔、九死异天皇、骨阎罗,却也可能拿出更加诱人的条件,让盖灭倒戈。”

“有两个秘密,怒天神尊或许还不知道。其一,骨阎罗乃是大魔神残魂的夺舍体。其二,昆仑界的幽冥地牢,逸散出了大量魔气。大魔神可能没有死透!”

言输禅师脸色激变,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道:“本以为半祖出世,可以压得盖灭不敢生出异心,现在看来,真不好说。但,盖灭已经随贫僧一起过来,恐怕不会轻易回黑暗之渊。”

张若尘道:“我已经见过他,他现在,就在无常鬼城中。”

“这下怎么办?盖灭吞了荒月,可以吸收无常鬼城中的血气,修为必然迅速恢复。现在阻止,还来得及吗?”言输禅师道。

张若尘道:“除非天姥亲至,不然出手阻止他,必会一战毁掉无常鬼城。”

“不行,绝对不行。”

言输禅师道:“那位张施主,之所以答应让盖灭来解决无常鬼城的事宜,乃是知道这边的情况危急。一旦诡异血泉涌入三途河,随河水而下,必将灌注进幽冥炼狱,整个冥族就毁了!”

幽冥炼狱,是冥祖留下,位于三途河流域的下游末端,与冥族所在星域相连,乃是由十八座大世界组成。

中三族的修士,只有进入幽冥炼狱,才有机会脱变成冥族。

中三族修士无法繁衍后代,冥族却可以。

这是逆转生死之地!

当然,冥族并不算生灵,只不过已经不是死灵,是一种因冥祖而一起诞生的另类种族,非天地所生。

幽冥炼狱对冥族的意义,相当于修罗战魂海对修罗族的意义。

张若尘道:“禅师不用如此惊慌,盖灭和无常鬼城中的诡异血泉,由我来解决。”

言输禅师心神稍定,自然知晓眼前这个男子,已是站在宇宙顶端的存在,但还是有些不放心,道:“黄泉大帝虎视眈眈,不可轻举妄动,让其坐收渔利。另外,那位尸祖亦在积蓄力量,不可不防。”

“我明白!三途河流域风高水急,禅师还是尽早回黑暗之渊吧!”

张若尘取出一枚自己亲自凝练的天圆无缺藏身符,递过去,道:“世道不太平,以防万一。”

言输禅师自然是不会与张若尘客气,将符篆收下,道:“有时间,到空冥界做客,算了,不来也行,免得徒增烦恼。”

显然这里指的不是张若尘徒增烦恼。

张若尘脑海中,先是浮现出绝妙禅女的身影,继而又想到跟随绝妙禅女修行的风兮,道:“等这边事结,我会往空冥界走一趟。”

空冥界牵至了黑暗之渊,代替黑暗神殿,抵挡太古生物。

血后和冥王,皆在怒天神尊的营帐中。

张若尘怎么可能不去?

至于摩尼珠,张若尘不放心交给言输禅师携带回空冥界,担心害了他。

言输禅师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似想起了什么事,道:“你可知昆仑界张家那个老头子,不久前去过空冥界?”

“哦!”

张若尘露出讶色,没想到池瑶还真将劫天忽悠去了黑暗之渊。

张若尘道:“没发生什么事吧?”

“两位张施主,大吵了一架,没人敢靠近,贫僧只隐隐听到,劫天提到祭祖和空梵宁的事。最后,他被我家那位张施主轰出了空冥界。

言输禅师一贯称呼怒天神尊为“张施主”,这其中,既有对怒天神尊的不满,也有对不动明王大尊的理解。

毕竟,言输禅师更亲近六祖,更相信因果,心中对昆仑界张家的怨气不算强烈。

言输禅师离开前,向张若尘提到另一件事。不少太古生物,闯过地狱界的防线,已经潜入黄泉星河。

木灵希到来的时候,万佛阵外,上百只异鸟齐飞,发出雀跃欢啼,如百鸟朝凤—般。

百鸟之魂,是从,上百颗神源中飞出。

其中,最中心的,乃是一只羽毛鲜亮,神采飞扬的冰凰,神光耀目,散发着丝丝寒意。

张若尘坐在百鸟中心,远远的,便盯着她,含笑赞叹:“端木师姐越发英气了,颇为一宫之主的风范。”

木灵希湖绿色的袍衫拖在开满白色小花的地面,背着双手,十指交错拧动,仰着下巴看着飞在四周的雀鸟神魂。

“谁胡说的?我哪是什么一宫之主,只是帮凤天做一些杂事罢了!”

紧接着,她清了清声,道:“帝尘弄出这么大的阵势,放出这么多的神源和神魂,是要做什么?”

“喜不喜欢?”张若尘问道。

木灵希道:“喜欢倒是喜欢,与我有什么关系?”

张若尘起身,走过去,道:“此乃百鸟朝凤神阵,是从阵灭宫副宫主谢天衣手中夺取,又由我重新修复和祭炼。所谓百鸟朝凤,朝的自然是最美的那只小凤凰!”

木灵希如偷吃蜜糖一般的甜,却故意装着听不懂,惊呼一声:“你说的是凤天吗?”

“她是大凤凰。”

张若尘已是来到木灵希的面前,眼神极具侵略性,不给她移开视线的机会,道:“以前没得选,也担心没办法保护你,现在我想已经有为你撑起一片天的实力。随我走吧!”

木灵希比张若尘要矮半個头,痴痴的盯着他,道:“可是师尊”

“凤天那边,我会与她说。”

张若尘有十足底气,逼凤天放人。

放的不仅是木灵希,还有明帝。

木灵希自然是一千个愿意,轻轻点头,道:“不过,师尊对你,对我,对弃天前辈,皆没有敌意,有什么事,你可以与她好好商量的。”

张若尘道:“你是来为她做说客?”

木灵希立即摇头,道:“我是担心,你们之间有误会,被他人离间。现在三途河流域的局势,需要你和师尊联手,才能应对,万不可互生嫌隙。有一个问题,我不知道该不该问。”

张若尘心中暗叹,知晓因为达到天圆无缺,所有修士在面对他时,心态都发生了微妙变化。

这是必然的事!

张若尘抓住了木灵希的手,柔声道:“灵希,无论这个世界怎么变化,你在我这里,都可以畅所欲言。”

木灵希最为感性,听到这话,眸中已是水雾迷离。

许久之后,她内心才恢复平静,将凤天扣押明帝的原因,讲了出来。

虽然只是她的猜测,但她和凤天曾经—体,相互之间有着微妙感应。木灵希自认为,对凤天十分了解,凤天也并不是一个喜欢隐藏内心的人。

“虚老鬼竟真的这么无耻?”

张若尘早就听到了一些传闻,但,并不认为是真的,只以为是量组织离间他、虚天、凤天的手段。

哪想到,虚天竟真的当着诸神的面,给他挖了这么大的坑。

用凤天手中的《命运天书》,换取长生不死者的手?

“虚老鬼,你等着。”

张若尘早就觉得此事蹊跷,现在,算是破案了!

木灵希道:“师尊说,《命运天书》本就是你找回,你用它和虚天交易,无可厚非。但弃天是命运神殿的叛徒,放走了殒神岛主,许多命运神殿的修士因那一战而死,必须得按《命运天书》上的法规处置,不然,无法服众。一切都是公事公办!”

“要不去凤天解释一二?”

张若尘摇头:“凤天是什么性格,你还不清楚?就算解释清楚了,她也不会放人。一旦放人,就等于是在告诉别人,她误会了我,她做错了!你觉得,凤天是一个会认错的人?她只会以更加强势的姿态回应,再次告诉我,她是公事公办。放人,就更难了!”

“那怎么办?”木灵希道。

张若尘道:“那就公事公办!反正,我是剑界之主,不是地狱界诸天,无常鬼城的事与我何干?”

(本章完)

标签: 万古神帝

XML 城市 闽ICP备2022010958号-1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 1261234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