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大梵天的故事

手机 2022-07-21 15:22:22 2.62 W 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飞天鱼第三千七百九十九章大梵天的故事。

摩诃山高入云端,奇巍壮丽。

山中多鸾鸟、凤凰、朱雀,皆是神兽异禽,翱翔腾飞后化为人形,站莲台,穿僧衣,持佛珠,背生金环,皆为灵智真善的神佛。

摩诃金台位于摩诃山顶,耸立在云层上方,通体金黄色,一步一盛景。

珊瑚宝树玲珑阁,白玉浮屠紫金炉。

西方佛界的诸佛,显然知晓张若尘大驾光临,汇聚于摩诃金台,想要亲眼见一见这位如日中天的后起之秀。

众佛倒也心境深远,皆面含微笑,无卑无亢,大多是一种欣赏之色,将他视为了七祖传人和六祖衣钵。

隐隐间,竟有一种万佛朝宗的气象!

步入摩诃金台最中心的京垓宝殿,佛修就少了,至少都是顶尖大神,有的骑象,有的持镜,有的长眉,个个都极具分量。

眼前的大殿,不知多么宽广,每一根柱子都直指天穹,像是撑起了宇宙,触达星空边界。

到达殿门处,静修就已停下,不再向前。

大梵天金身九十九丈,坐在最上方,身躯如一座矮山,眉间白毫相,身披锦襕袈裟,坐下莲台三十六品,背后佛环七十二道,庄严神圣,势俊而气深。

张若尘自然不输礼节,躬身行以佛礼。

大梵天声音浑厚,如天雷之音,道:“帝尘乃佛之有缘,既然来到西方佛界,便是贵客,不必多礼。”

“慈航万年修行,已入大自在,可谓造化深远。

今次既回西方佛界,他日必证大慈大悲佛祖道。”

张若尘三人入座莲台后,便有化为人形的鸾鸟,呈送上来三份食餐。

一壶红尘酿,一枚菩提果,一碗百家饭。

万古神帝飞天鱼 第三千七百九十九章 大梵天的故事。

看到这三种食物,和呈送上来的顺序,慈航仙子瞬间明悟,继而闭目,接下来就看张若尘怎么选择了!

果然,大梵天乃大智慧者,早有所料。

张若尘低头看着眼前的三分餐食,率先提起红尘酿,在杯中倒满。

举杯,细细品味。

他道:“好一壶红尘酿,人世间的酸甜苦辣四味纷至沓来,令人哀思过去的悲苦,又令人记起曾经的美好岁月。”

“这应该就是西方佛界最古老的那棵菩提树上所结的菩提果吧?

传说,它有令众生觉悟之神效。”

张若尘一口口将菩提果吃掉,目光终于落在百家饭上面。

很普通的泥碗。

碗中的饭,也是新、陈、干、稀、青、黄各有。

所谓百家饭,便是化缘所要来的饭。

所谓化缘,乃是广结善缘。

一壶红尘酒,是让张若尘体会人间的酸甜苦辣和身不由己,也是在告诉张若尘,大梵天自己煎熬的处境。

一枚菩提果,是提醒张若尘要觉悟和理解。

而重头戏,便是最后的百家饭。

吃下百家饭,便是结善缘。

百家皆一家,你我皆佛门。

张若尘笑着摇了摇头,终究没有动筷子。

看到这一幕,坐在他左右的慈航仙子和池瑶,皆是暗暗叹息。

池瑶曾在西方佛界修行,对这一座净土世界,是有感情和感激。

张若尘道:“我心中有一事不明,早就想向大梵天请教。

不知能不能言?”

“都退下去吧!”

随着大梵天的声音响起,殿中诸佛,尽皆退了出去。

他清楚,张若尘要和他摊牌了!

张若尘道:“地狱界石神殿的荒天殿主的师尊,元墟古佛,大梵天还记得吧?”

“元墟古佛乃西方佛界的修士,乃六祖的弟子,我怎会不记得?”

大梵天道。

张若尘道:“不知大梵天如何评价他?”

大梵天轻轻摇头,道:“佛亦是人,只要是人,就可能走上歧途。

五蕴皆空,十戒不受,怕是佛祖才能做到吧!”

张若尘道:“如此说来,大梵天是知道十万年前,他的所作所为?”

大梵天以沉默认下。

张若尘暗暗点了点头,不愧是能称佛主的人物,没有违心否认,已经是了不得的心境。

“瑶瑶和慈航仙子或许不知,十万年前,世人都说是荒天殿主背叛了天庭,和石祖勾结,斩断了昆仑界的天地灵根接天神木,导致昆仑界神气溃散,各种防御力量大打折扣,独留须弥圣僧一人以身阻挡地狱界万千诸神,最终陨落消散。”

“但又有谁知,荒天殿主乃是听命于他的师尊元墟古佛,假意投靠石祖,献斩接天神木的计策,从而引地狱界诸神进昆仑界。”

“最终的结果却是,元墟古佛去请的天庭诸神没有前来伏击,石祖和地狱界诸神却提前知道了这是一个陷阱,没有中计。”

“可怜接天神木自愿被荒天所斩,可叹须弥圣僧道消而身陨,可悲昆仑界诸神尽丧,十万年,整整十万年,昆仑界才从血泪中走出来,没有界毁族灭。”

“大梵天可有感到失望,感到后悔,或者感到恐惧?”

张若尘早已站起身,身形英卓笔直,眼神锐利似剑。

池瑶直接唤出滴血剑,身后出现“卍”字印记,葬金白虎的光影,比神象还要庞大雄俊。

“我这里也有一个故事,帝尘可愿听?”

大梵天异常平静。

张若尘恢复平静和风度,道:“我早就想听了!”

大梵天道:“我本资质平凡,不及云青古佛的佛法精深,更不及六祖之惊艳,修行六个元会,几乎寿元耗尽,也无法达至无量。”

“那一日,我进婆娑世界做最后一拼,却以失败告终。

走出婆娑世界,立于洗相池畔,心中的求生欲和求道欲,前所未有的强烈,最后,却又被沮丧替代,佛心几乎崩溃。”

“是七十二品莲,于洗相池中显化投影,点醒了我,将我从万念俱灰的边缘拉回。

此后,每隔一段时间,她都会在洗相池显化投影,传我佛法,指点修行上的不足。”

“我自己也没有想到,六个元会苦修不可得的真谛,仿佛一夜间开窍,修为境界竟一飞冲天,势不可挡。”

“我对她充满了感激,即视为师,也视为山,心中仰望和追逐的山峰。”

“六祖圆寂之后,她不再只是投影降临洗相池,更是真身出现到西方佛界。

包括元墟在内,足有数位佛修,知道她的存在,得到过她的指点,对她的尊敬,达到不输佛祖的地步。”

直到此刻,张若尘才问出:“所以,十万年前针对昆仑界,针对须弥圣僧的死局,你只是知情者,还是也是参与者?”

“是知情者,或许也算半个参与者吧!”

大梵天苦笑自哀,道:“最初我是真的以为,七十二品莲是为了帮昆仑界,为了助须弥圣僧。

所以,曾以投影降临昆仑界,与昆仑界诸神一起计划。

否则,以元墟古佛当时的修为,昆仑界诸神岂能轻易做出那么大的决定?”

“但,我欲联系天尊和天庭诸神的时候,却被七十二品莲所拦。

直到那时,我才知道了七十二品莲的另一个身份,空梵宁。”

张若尘能看出大梵天并非在编故事,的确只是七十二品莲的一枚棋子。

而荒天,则是更加微不足道的棋子。

池瑶冷声道:“既然知道了,这么多年了,为何一直没有讲出来?

这就是佛主之心,佛主之道?”

大梵天沉默了许久,道:“或许这就是做错了事,必须要受的内心折磨,受了恩惠必须要还的债。

也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天意安排你们今日的到来,为过去的一切画上一个句号。”

张若尘道:“我还有两个疑问,商天和地狱界石天,与七十二品莲是什么关系?”

大梵天轻轻摇头。

张若尘皱起眉头,大梵天连前面的各种事都认了,全部讲了出来,显然没必要在此事上隐瞒。

元墟古佛和商天之子夺天神皇关系紧密,商天怎么可能全不知情?

总不会只是尧神尊在背后谋划吧?

至于石天,若与七十二品莲没有联系,怎么会知晓昆仑界的谋划?

怎么会提前知道逆神族将会有灭族之劫?

大梵天想到了什么,道:“商天修炼的三尸炼道,源自佛门三身,但,进入不灭无量后,修行出现了大问题。”

张若尘道:“可是三尸意识独立?”

“你竟知道?”

大梵天略感诧异。

张若尘道:“商天的魔尸,上次到空间神殿救尧神尊,我便有所察觉。

魔尸的魔性太强,意念精神太过独立和绝断,根本不可能和别的意识共存。”

“《三尸炼道》看似很强,但三尸一样强大,且各走各的路,修为境界高了后,肯定会出问题。

魔尸和神尸,怎么可能甘心被元尸控制?”

大梵天道:“七十二品莲佛法超乎寻常的高深,对三身的研究,几乎无人可比。

若她有让商天三尸合一的方法,解决修炼上的难题,商天未必不会与她合作。

至少,魔尸一定会与她合作。”

“至于地狱界石天,或许昔日空间神殿的殿主渔净祯,是你的突破口。”

“大梵天可否说得更直白一些?”

张若尘道。

大梵天念道:“弱水北崖石,石天真我身。

弱水枯竭日,石天出世时。

九世斩自己,断绝九世情。”

(本章完)

标签: 万古神帝

苹果 XML 城市 闽ICP备202201095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