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阎罗危局

手机 2022-09-10 08:33:14 1.86 W 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第三千八百四十四章阎罗危局。

“是学之古神下令的,我们不敢阻拦。”

两位神将诚惶诚恐的,向阎皇图如此说道。

阎皇图身上的锁链,已被池孔乐收走,恢复了自由身。

听到“学之古神”的名字,他神情中,浮现出浓烈的恨意。

见他如此,站在神境世界中的张若尘,心中已有几分猜测。

“走!”

万古神帝阎罗危局(图片1)

万古神帝阎罗危局(图片1)

阎皇图重回血翼神舰,驾驭神舰,飞进阎罗天门。

池孔乐自然也登上神舰。

张若尘的神音,传入阎皇图耳中,问道:“是学之古神出事了吧?”

学之古神,乃是阎皇图的爷爷,在张若尘最困难的时候,帮过张若尘多次,是一个相当值得尊重的长者。

正是如此,张若尘乐意与阎折仙一样,叫他为太爷爷。

见阎皇图一言不发,张若尘又道:“被古之强者残魂夺舍了?”

阎皇图情绪激愤,道:“本来被夺舍的人该是我,不该是他老人家,他是替我死的。

张若尘,这下你满意了吧,你扯下了阎罗族最后一块遮羞布哈哈,什么至高一族,连族人都可牺牲,笑话,彻头彻尾的笑话”

张若尘静静等着,等他情绪平复。

阎皇图似自言自语,眼眶中饱含泪水和恨意,道:“你是不是觉得很可笑?

爷爷乃是阎罗族的教化之主,是最嫡系的血脉,说牺牲都牺牲,说舍弃就舍弃,这就是至高一族做得出来的事!”

张若尘平静的道:“是谁夺舍了太爷爷?”

阎皇图眼中浮现出异样之色,没想到以张若尘今时今日的修为,依旧称呼学之古神为太爷爷。

“我不知道!但从一万多年前开始,爷爷便性格骤变,对我们再也不像以前那么温和慈祥,冷漠无比,行为暴戾。

为了修炼,他大兴杀戮,其中绝大多数还是阎罗族的本族子弟,抽魂魄,炼血丹。

我曾亲眼看见,数百万的阎罗族童男童女关在笼子里,被他吃掉。

没有看见的,不知还有多少。”

“你觉得,这还是爷爷吗?”

张若尘叹道:“想来夺舍太爷爷的,应该是阎罗族历史上的某位强者的残魂,所以,吞吸阎罗族子弟的魂魄和血液,效果最佳。”

阎皇图点了点头,道:“没错,肯定是如此。

我曾找二哥商议过,二哥似乎知道得比我多一些,他告诉我,爷爷是为了我们二人才牺牲的。

我和二哥的修炼根基,比爷爷强,而且更加年轻,可塑性更高。”

张若尘道:“太爷爷若是自愿被夺舍,那位古之强者残魂夺舍成功的概率将大增,风险低得多。

而且,太爷爷修为远胜你们,这也是一个优势。

二叔,应该也很痛苦吧?”

“二哥内心比我强大得多,他选择了隐忍和更加拼命的修炼,而我万念俱灰,只想逃避。”

阎皇图含泪苦笑,似在嘲笑自己的懦弱。

张若尘倒也能够理解阎皇图。

学之古神被夺舍,连阎皇图都知道,人寰天尊和阎罗太上怎么可能不知道?

但他们却放任学之古神在阎罗族大兴杀戮,为所欲为。

阎皇图怎么会不绝望?

爷爷因为自己而被夺舍,怎么会不痛苦?

池孔乐道:“抛开情感因素,做为至高一族,必然处于风头浪尖,如今宇宙局势纷乱,人寰天尊和阎罗太上为了阎罗族利益考虑,接引一些族中先贤的残魂归来,以壮实力,倒也能够理解。

做为上位者,在一族的利益面前,牺牲个人生死,无可厚非。”

张若尘道:“我和人寰天尊有过交流,他对古之强者残魂没有好感,而且也不像是一个无情之人。

至于阎罗太上太爷爷乃是他的亲子,这若都能牺牲,倒的确是有些凉薄。”

据张若尘所知,阎罗太上的子嗣中,还活着的,屈指可数,并不像劫天那种追求子孙成千上万。

阎皇图陷入回忆,道:“太上绝不是一个凉薄之人,他对我们这些小辈一直都很好,会专门花费时间,炼制最适合我们的丹药,每个人都有份。”

张若尘从池孔乐的神境世界中走出来。

阎皇图吓了一跳,道:“你怎么出来了?

你知道,阎罗族现在有多危险吗?”

“我藏在孔乐的神境世界,瞒得过其他人,肯定瞒不过阎罗太上。

不过,我并没有感应到,有精神力锁定在我身上。”

张若尘闭上双目,以真理之心感应阎罗天外天,听取一尊尊修士的对话。

感知,不断向外蔓延。

如同有亿万个声音,在他耳边诉说。

“闭关了!”

张若尘睁开眼睛。

阎皇图道:“谁告诉你的?”

“太上青云殿的修士。

而且,我还知道,阎罗太上闭关,是为了冲击更高境界的精神力,否则他扛不住下一次元会劫难。

算一算时间,阎罗太上的元会劫,已经不远。”

张若尘道。

阎皇图道:“肯定是因为太上闭关,所以他们才敢在阎罗族兴风作浪。”

张若尘不置可否,道:“你是认为问题出在人寰天尊身上?”

“不然呢?

他可没有闭关,而且十万年前,寰宇族长失踪也与他脱不了干系。

不然五清宗为何离开天外天?”

阎皇图道。

“有我场域阻隔,人寰天尊听不见你这话。”

张若尘道。

“反正我也不想活了,让他听见又如何你这是要去哪里?”

阎皇图发现血翼神舰飞行的方向变了,是张若尘在操控。

“去天尊殿。”

张若尘道。

阎皇图脸色一白,不复刚才的血勇。

他觉得张若尘肯定是疯了,闯阎罗天外天,已经是自投罗网。

去天尊殿,与送死有甚么区别?

张若尘对阎人寰有信心,毕竟是他将阎影儿和池孔乐送出阎罗天外天,远离是非之地。

若他想对张若尘不利,拿捏住阎影儿和池孔乐,岂不是更好?

再说,张若尘要弄清楚阎罗族目前的情况,也必须要去见他。

阎罗族的族府,在阎人寰成为地狱界天尊后,便改名为了天尊殿,以示荣耀。

“五弟!”

阎昱的声音响起,继而一步步走了出来,道:“你不该回来的。”

阎皇图道:“二哥,你怎么在族府?

族府中的修士呢?

怎么如此冷清?”

阎昱的目光,从阎皇图移到池孔乐身上,深邃中,闪过一道异色,道:“你走后,发生了很多事,跟我来吧,我们兄弟已经很多年没见了,也该好好叙叙旧。”

阎皇图站在原地不动,道:“我要去拜见天尊。”

“天尊不见任何人。”

阎昱道。

阎皇图道:“为什么?”

“轰!”

整个族府的地面都在摇晃。

震耳的对战声,从远处传来,如神雷相击。

阎皇图、阎昱、池孔乐,迅速赶过去。

只见,天尊殿本殿附近的防御神阵,已经全部被激活,光幕一层层,空间规则极为活跃,显然阵法内部形成了独立的神阵空间。

隔着层层阵法光幕,可以看见,一座宏伟的宫阙外,正有两人在对战。

其中一人身穿银袍金甲,手持神槊,体躯雄俊,正是弥天战神。

弥天战神修为已达到无量境,战气雄浑,每一步走出,都踩得地动山摇。

他已经被击退了一次,嘴角挂着鲜血,但眼神坚毅,战魂在身后凝结。

弥天战神大喝道:“我要见天尊,谁敢拦我?”

天尊殿外的一只石兽顶端,站着一尊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修士。

他身形高瘦,如一根竹竿,背负双手,带着笑意道:“天尊不见你,请回吧!”

“你是谁?

你凭什么知道天尊不见我?”

弥天战神道。

“天尊若要见你,已经发话了!没有开口,已说明了一切。”

高瘦黑袍修士道。

“哼!”

弥天战神料定天尊肯定出了事,不然以他和天尊的关系,天尊怎么可能不见他?

他的儿子,已经死在了学之古神手中,阎罗族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他已经来求见了四次。

这一次,他无论如何都要打进去。

“我倒要看看,你这一身黑袍下,到底隐藏着怎样的面容?”

“巫行战诀,天地法一。”

弥天战神激射出去,身上释放出无数巫道闪电,四周空间随之变得昏暗无光,手中神槊,重重一击劈下去。

“差距太大了!”

张若尘摇头。

阎昱立即盯向池孔乐的身旁,那里空无一人,但张若尘的声音却就是从那里传出。

他心中完全了然,并不吃惊。

张若尘怎么可能放池孔乐一个人回阎罗族?

他太了解张若尘。

“轰隆!”

弥天战神倒飞而回,撞穿七层阵法光幕。

恐怖的冲击力,甚至穿透剩下的阵法光幕,传到阎昱、池孔乐、阎皇图身上,将三人震退,皆气血翻腾。

弥天战神身上的银袍金甲尽碎,胸口被打穿,出现一个脸盆大小的手掌印。

神血如泉水般喷涌。

他不仅肉身受创严重,神魂也被重创,一时之间,竟难以凝聚神气和调动规则神纹,倒在地上,难以站起来。

对一代战神而言,这无疑是最痛苦的事。

只有站着的战神,哪有趴下的?

死,也得站着。

高瘦黑袍修士持着从弥天战神手中夺过去的神槊,尖锐一笑:“既然你如此不识好歹,今天便送你上路。”

阎昱冲出去,挡在弥天战神身前,长发和衣袂被高瘦黑袍修士的神气,冲击得向后飞扬,皮肤刺痛。

“你也想死?”

高瘦黑袍修士眼神冷锐,嘴里发出刺耳笑声。

阎昱单膝下跪,行礼道:“上尊,弥天战神杀不得,他在地狱界的影响力不小,一旦陨落,必会被诸天感应到,到时候大家都知道阎罗族发生了惊天变故。”

紧接着,他又补充一句:“天姥可是破半祖境了!”

阎皇图难以置信,心痛如绞,自己二哥那么骄傲的一个人,竟然向他人下跪。

(本章完)

标签: 万古神帝

苹果 XML 城市 闽ICP备202201095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