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万古神帝飞天鱼命骨

手机 2022-11-07 16:38:26 2.29 W 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飞天鱼第三千八百九十六章命骨。

天空,灰云急行,遮蔽星辰。

骨海四野死灵嚎叫,尸鸦哭啼,给人以风雨欲来的惨烈气氛。

元笙倒也不瞒张若尘,道:“用皇族之血,就可破石皮。张若尘,你若觉得,将十二位老族皇全部交给我,对上界威胁太大,可以先让我以血液,唤醒元道族的老族皇。老族皇乃是大长老的父亲!”

张若尘紧盯她的双目,道:“以老族皇的修为,唤醒了他,我还能守住剩下的十一尊石人吗?”

“十二石人果然在你身上。”

万古神帝飞天鱼命骨

元笙没好气的道:“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还藏着掖着。若不唤醒老族皇,天尊级赶至,我们都得死。”

张若尘道:“你所说的一切,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我怎么知道,大尊当年真的做过这样的承诺?”

元笙气得翻白眼,胸口起伏,第一次发现张若尘疑心竟这么重,道:“我可发誓”

张若尘抬手示意她莫要发誓,道:“我自然信任你!但,你所说的神乐师和仙乐师,未尝不是在利用你和我的关系,骗回十二石人。甚至十二石人是不是十二族的老族皇,都是未知数。”

后面那一句,张若尘完全为了堵住元笙接下来的反驳。其实,他几乎可以肯定,十二石人是太古十二族的老族皇无疑。

气息,骗不了人。

天地间也不可能突然冒出十二尊绝顶强者。

对十二石人,张若尘自是心存感激,毕竟救过他的命。

可是,十二石人太强大了,强大到这个时代无人可以压制。

这个时代的太古生物本身就异常强盛,不灭无量超过十尊,还有头七剑皇,大冥山三乐师这样的存在。

命祖也疑是太古生物鸿蒙族。

十二位老族皇若真在这个时间点回归,必可横扫宇宙,踏破诸星。

可以说,张若尘现在的决定,有可能导致天庭和地狱界万界破灭,万族凋零,所以,绝不能感情用事。

或许神乐师和仙乐师没有骗元笙,大尊当年真做了承诺。

十二石人身上已经出现裂痕,或许有一天他们会自行破封而出,张若尘指直接不了。但,至少现在,张若尘觉得不能将他们交给元笙。

“太古生物天生地长,曾经本就是上界的统治者,但我们却被压制在下界,暗无天日。更被称为诡兽,受尽侮辱和贬低。凭什么?”元笙情绪激愤,眼神凌厉。

她自然信任神乐师和仙乐师,也与别的太古生物一样欲要走出下界,挥师攻伐,去完成历代先祖没有完成的遗愿,结束太古生物的屈辱,重新君临宇宙。

她唤出碧海混元枪,已有动手强夺的想法。

寒风呼啸,气动山河。

两人的关系,因立场不同,出现严重裂痕。

张若尘道:“你不是我的对手,而且这里是上界,你一旦暴露,十死无生。你走吧,赶紧走。”

“好!张若尘,你记好了,太古十二族的强者必定还会来找你。你最好好好活着,别让十二位老族皇落入了他人手中,否则你第一个对不起的就是不动明王大尊,令他失信于人。哼!”

元笙马尾一甩,向前冲出去,身形分解,化为一缕缕发光的天地规则,消散在满是白骨的大地上。

张若尘长叹一声,终于明白劫老头为何告诉元笙他是张家当代家主,纯粹是将这件棘手的事丢给了他。

换做别的时候,劫老头不争家主的位置才是怪事。

“修为越高,责任越大。”张若尘深切体会到这句话的意思。

“闹掰了?本皇的那一半神魂,要回来没有?”

小黑的声音,从灰蒙蒙的死雾中传来。

张若尘并不意外,淡淡回应:“都闹掰了,还怎么要回来?”

白发骷髅和小黑一前一后,一白一黑,从死雾中走出。

张若尘挺拔的身姿岳峙渊渟,斜瞥白发骷髅,道:“前辈终于想和我好好谈一谈了?”

白发骷髅背负一双骨臂,哼了一声:“说吧,你是不是故意杀的白玉赤睛狮?”

张若尘反问:“前辈是不是故意引我去骨神殿送死?”

“胡说!”

白发骷髅的声音如骨片摩擦,极为刺耳,道:“骨阎罗修为何等之高,他藏身在骨神殿,连当世半祖都不知,我怎么知道?”

“我只是发现朱雀火舞可能遇到了危险,引你去救人而已。哎,毕竟中三族同气连枝,骨神殿诡异,老夫急在心里,总要想办法探查清楚?”

“如此高尚吗?你自己为什么不去救人?”张若尘道。

白发骷髅伸出两只骨臂,耸肩道:“那可是骨神殿,白玉赤睛狮可是大自在无量巅峰,老夫这点修为,哪敢?你不同,你是天圆无缺,你和朱雀火舞关系好,你更合适,你应该。”

时间紧迫,张若尘不想与白发骷髅瞎扯,开门见山道:“前辈既然来了,总要拿出诚意吧?继续这么虚与委蛇,毫无意义。你是不是命骨?”

“是!”

白发骷髅道:“够坦诚了吧?”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命祖残魂的夺舍体是谁?”

白发骷髅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道:“不知道!他的最佳夺舍对象,肯定是老夫,当然现在是你,你毕竟修成了一品神道,有始祖之资,比我这个老骨头强多了!”

“你怎么会不知道?”张若尘道。

白发骷髅道:“老夫这一生都在躲他,倒是遭遇过,但远远的就逃了,所以,并不清楚他的端倪。至于容貌,这个修为达到他那个境界,命运加持,变化莫测,根本没有谈的意义。”

“那你就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张若尘道。

“不,老夫知道最关键的一点。他渡元会劫难的时间,与我一样,这或许就是命中注定。”

白发骷髅又道:“他若要夺舍你,肯定会选择元会劫难到来的前夕。”

“你的下一次元会劫难,多久来临?”

“还有十八天。”

张若尘倒抽一口寒气,环顾四周,已真理之心和无极神道感应。

白发骷髅道:“别感应了,他不在!若老夫没有猜错,他此刻肯定先去对付凤彩翼了!凤彩翼,是他布局新生的重要一环,可以令他修为在短时间内暴增。”

小黑冷笑:“凤天掌握五成死亡奥义,一身战力,堪比不灭无量巅峰。那命祖想要避开地狱界诸天,神不知鬼不觉的对付凤天,绝非易事。”

张若尘却没这么乐观,因为凤天的死亡之门在他身上,如今正处于最虚弱的状态。

若命祖早就在谋划凤天,说不定在凤天身上留下了什么隐藏手段,有天枢针加持,是有可能找到万佛阵的位置。

白发骷髅道:“先别担心凤彩翼了!在你没有被夺舍之前,她不会有任何事,她只是命祖夺舍新生的一个彩头,你才是重头戏。”

张若尘道:“若命祖夺舍新生需要一个彩头,前辈岂不是比凤天更合适?前辈未必不在他的计划之内。”

“还有,前辈应该没有把握渡过十八天后的元会劫难吧?前辈又在谋划什么呢?”

“哈哈,我能谋划什么?“

白发骷髅笑容立即又是一收,肃然道:“本来我都躺平了,准备安度晚年,顺其自然的迎接元会劫难。”

“但,长生不死者的出现,让老夫重新看到了希望。利用长生不死者的血液,熬炼骨身,说不定能扛过这次元会劫难。”

“就这么简单?”张若尘道。

白发骷髅吧唧了白骨下巴两下,道:“多一个元会,老夫就有充足的时间参悟长生不死者的血液,说不定能焕发第二春呢?”

“修炼嘛,本就是与天争命。”

“躺平是没有办法,有机会,怎么都要去争一争。”

“我就说无常鬼城中的诡异血泉少了很多,原来是被你收走了!”张若尘想到什么,疑道:“不对啊!既然你已经得到长生不死者的血液,怎么还闹出这么多的事?你炼化不了血泉中的诡异力量?”

白发骷髅挺着一排排雪白的肋骨,傲然道:“老夫可是命骨,那点诡异力量还承受不住?不过,骨阎罗一直待在骨神殿,倒是颇为碍事。”

张若尘翻了翻眼皮,懒得揭破这老骨头前后话语中的矛盾,道:“你想用诡异血泉熬炼骨身,渡元会劫难,还需要别的条件吧?必须在骨神殿进行?”

白发骷髅的白发足有三丈长,蓬松在头顶,像一株蒲公英一般,低声道:“不是骨神殿,是万骨窟。万流之壑知道吗?”

“诡异血泉只能改变骨身,但神魂扛不住元会劫难。”

“万流之壑中的神秘力量,对骨族好处无穷,关键时刻,可以用以增强神魂。为什么绝大多数骨族都是在万骨窟诞生灵智?这是有原因的。”

张若尘总觉得白发骷髅没有将实话全部说出,但,没有继续逼问。

这个时候,小黑终于反应过来,道:“本皇明白了!你这老家伙,为了牵制骨阎罗,故意利用本皇将张若尘引到骨神殿,用心险恶,实在用心险恶。”

白发骷髅所幸不装了,摊牌了,道:“没错,老夫就是这个目的。但,那是因为老夫以为怒天神尊真的来了三途河流域,怒天神尊、张若尘、凤彩翼,对付一个骨阎罗还不是绰绰有余?”

“要不是老夫,张若尘能发现骨阎罗的行踪?能成功破坏骨阎罗的计划?老夫有功,对地狱界有功无过。”

“再说,老夫这是还击!之前在无常鬼城,老夫什么都没有做错,张若尘和凤彩翼却强加骨族叛徒之名,令老夫人人喊打,何其冤枉?张若尘,老夫还告诉你命祖已至的秘密,提醒你小心,你却恩将仇报。天道何在?公理何在?”

小黑被白发骷髅吼得一愣一愣的,一时间竟有些尴尬,道:“张若尘这的确是你先做的不对,不厚道。是不是凤天指使你这么做的?”

小黑使劲想张若尘眨眼睛。

张若尘道:“好吧,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扯平了可好?”

白发骷髅瞬间变脸,笑道:“老夫不记仇!”

“啪!”

小黑拍手,道:“对嘛,都是天地间一等一的人物,就该大气一些。其实本皇很好奇,骨阎罗追杀的人是张若尘,我们为什么要跑来和张若尘会合?逃往别处,岂不更好?”

白发骷髅咯咯的笑了笑。

张若尘替他说道:“因为白玉赤睛狮一死,骨阎罗神念就已经笼罩骨神殿附近的疆域,一定会彻查,你们根本藏不住。”

“你们不藏,选择提前逃走,必会暴露天机。哪怕隐藏在关氏兄弟的神境世界中,也依旧显眼,会被盯上。你猜骨阎罗是追我,还是追你们?”

小黑不加思考,道:“肯定是追你,追我们有什么价值。命骨前辈隐藏气息的手段高明,骨阎罗就算盯上关氏兄弟,就算察觉到不对劲,也不知道我们是谁。怎会追我们?”

张若尘道:“正是因为命骨前辈隐藏气息和天机的手段高明,骨阎罗才肯定会追你们。而我离开的方向,留下的痕迹太多,太过明显,反而会被怀疑是一具分身,是金蝉脱壳之计。”

小黑已是完全明白过来,道:“难怪命骨前辈说你是故意杀的白玉赤睛狮,是利用骨阎罗,逼他现身与你一见。”

白发骷髅道:“说计划吧!你张若尘到此时此刻,尚如此气定神闲,将谁请来了?天姥还是阎寰宇?”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天姥尚在与黑暗诡异斗法,寰宇族长根本脱不了身。现在的局面,只能我们自己应对。”

“什么?”

白发骷髅有些后悔来找张若尘了,早知道就赌骨阎罗不会彻查骨神殿。

本以为他敢白玉赤睛狮,是因为背后有人。现在看来,他纯粹就是作死。

张若尘道:“前辈有把握牵制骨阎罗多久?”

“啥?他可是天尊级。”白发骷髅使劲摇头。

张若尘道:“能牵制多久?”

“最多一刻钟!你借我一件趁手的兵器,说不定能坚持得久一些。”白发骷髅道。

小黑目瞪口呆,感情这两人嘴里就没有一句实话。

张若尘道:“你想借什么?”

“命运之鼎,天鼎。”白发骷髅道。

“借不了,巫鼎可以借你。”

张若尘正使用天鼎铸剑,当然无法借给白发骷髅。

但,在这非常时刻,白发骷髅都能答应帮忙牵制骨阎罗,张若尘自然不含糊,可以将巫鼎借给他。

巫鼎,也就是玉皇鼎,被不动明王大尊使用自己的始祖血祭炼过,只要使用张家子弟的血液,任何修士都可催动其部分力量。

张若尘划开手腕,神血不断流淌进玉皇鼎。

白发骷髅眼睛都瞪直,伸手在玉皇鼎上不停抚摸,那神奇仿佛老色鬼摸索少女的身体。

小黑有些担忧,道:“要不再考虑考虑,这可是九鼎,万一命骨前辈携鼎逃走了呢?”

“九鼎再好,有命重要吗?命骨前辈只剩十八天可活,但我可以助他一臂之力,渡过元会劫难的可能性,应该能大增。”张若尘道。

白发骷髅是真打算,等骨阎罗到了,就拿着玉皇鼎逃,此刻心中一动,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我又长生不死者的手掌!这手掌中的血液,可比无常鬼城中的那些血泉纯粹十倍不止。我修炼的是一品神道,可以炼化诡异之力,只留下精纯的长生不死血液。想要吗?”张若尘道,

“想!”

白发骷髅兴趣大增,道:“我们好好合计合计,你说,我们二人联手,能是骨阎罗的对手吗?”

“应该打不过,修为差一阶,就是天差地别。但,他想奈何我们,却也不容易。他忌惮的东西,远比我们多。他不能速战速决,就只能遁走。”

张若尘又道:“现在的关键是罗恸罗!你老人家若能牵制骨阎罗一时半刻,让我先镇压罗恸罗,今天就好办多了!”

白发骷髅显然质疑张若尘的实力,道:“罗恸罗的战力,绝对达到了不灭无量中期。你想胜她都非易事,更何况是在极短的时间内镇压?”

“我有帮手。”

张若尘摊开右手,掌心浮现出一片神霞,空间微微震荡。

继而,黑白道人的分身投影,出现在他的掌心神霞中:“张若尘,你确定能帮本族长夺回镇魂幡?”

“你可以去打听打听,我张若尘做出的承诺,几时是不算数的?再说,无常鬼城最大的威胁就是罗恸罗,镇压她,是为了你们鬼族,你哪有那么多条件讲?”张若尘道。

“好,信你这次。本族长的真身,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不会比罗恸罗来得慢。”

黑白道人的投影散去。

白发骷髅沉默半晌,道:“黑白道人是我中三族的一位硬汉,佩服。”

“他并不知晓这一战还有骨阎罗。”张若尘道。

白发骷髅道:“你太奸诈了!对了,镇压了罗恸罗怎么分?”

“什么怎么分?”张若尘道。

白发骷髅急眼了,道:“她的身躯是修罗战魂海,神魂是始祖残魂,哪一样不是至宝?你想独吞?”

张若尘这一次实话实说,道:“我镇压她,是为了解析她修炼的《洛书》,争取赶在你们渡元会劫之前冲破不灭无量。骨阎罗是劲敌,命祖却是我们的死敌。”

“小黑,你现在就赶去无常鬼城,告诉周乞鬼帝,虚天藏在无常鬼城对应的虚无世界中,让他无论想什么办法,都要将虚天请出来。三途河流域这场斗法,已到最关键的时刻。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现在地狱界各方都面临巨大压力,怒天神尊承受的压力可能还在他之上,能指望的人不多,张若尘自然也就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会赶来相助的修士。

元笙离开后,很快找到元解一和苍芒等人。

鬼族的十三位神灵,已经以一种巧妙的方式“释放”,被朱雀火舞和魂七救走。

元解一道:“族皇可有心事?”

“你都看出来了?”元笙道。

元解一揉了揉圆溜溜的寸头,笑道:“我都看出来了,说明族皇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到底是谁,我元解一拼了命,也要将那恶贼斩杀。”

元笙摇了摇头,道:“我问你,如果有人刚救了你的性命,现在他陷入莫大的危险之中,你却赌气一走了之,算不算正义?当然,是他先做得不对。”

“我斗胆猜测,那人事帝尘?”元解一道。

元笙秀目圆瞪,道:“你别管是谁,就问你,我该怎么办?”

元解一道:“救命之恩,当然应该报答。但我认为,尽力为之就够了,若超出了能力范围,甚至可能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其实选择逃避不丢人。”

“那就是丢人呗!”元笙道。

元解一道:“我没这么说,安全第一。不过,若那人真是帝尘,我们就绝对不能袖手旁观,无论于公于私。”

“于公,帝尘是我们在上界的唯一退路。没有人可以保证,向上界开战,我们一定能赢。万一输了呢?真的一条退路都不给自己留?”

“于私,族皇忘了大长老和劫老商议的事?”

元笙雪腮飞霞,道:“他们商议的事,与我何干?好了,这件事你就别管了,本皇想一个人再斟酌斟酌。”

“哗!”

元笙飞了出去,化为天地规则霞光,消失在天边。

(本章完)

标签: 万古神帝 飞天鱼 命骨

XML 城市 闽ICP备2022010958号-1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 1261234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