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万流之壑

手机 2022-11-05 10:24:31 2.73 W 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第三千八百九十四章万流之壑。

白玉赤睛狮看到“怒天神尊”的面容,瞬间惊得心绪大乱,自知哪怕拼死,也不会有任何机会。

他释放神念,欲向骨阎罗求救,但张若尘的精神力早已笼罩骨神殿,将神念和天机锁死在殿内。

白玉赤睛狮一念不成,再生一念,直接双膝下跪,垂头丧气道:“怒天大人动手吧,此事是本神一人所为,与骨族其余诸神无关。”

张若尘一指点出去,指尖飞出一缕佛光。

佛光,化为锁链,缠绕在白玉赤睛狮身上。

万古神帝万流之壑

随即,张若尘一步步向他走去,五指捏爪,眼神冷酷无情。

白玉赤睛狮见以退为进难以奏效,于是,嘶声大吼:“骨阎罗修为盖世,乃天尊级,我有什么办法?不遵从他的意志,只能是死路一条。先前,骨阎罗就在殿外,以怒

天大人的修为尚有所忌惮,不敢出手。”

觉翼神觉悟很高,道:“师祖,怒天大人没有出手,不是忌惮骨阎罗,是不想因为天尊级交锋毁了骨神殿。天尊级的力量,得导致多少骨族修士灰飞烟灭?”

张若尘对觉翼神刮目相看。

觉翼神感受到怒天神尊眼中的欣赏之色,顿时,受宠若惊,又道:“师祖,你最大的问题,不在于你投靠了骨阎罗。毕竟,以前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大魔神残魂的夺舍体。”

“你最大的错误在于,在骨阎罗离开后,应该立即禀告地狱界诸天他的行踪,然后,将火舞神尊释放。地狱界诸天自会对付他!”

白玉赤睛狮气得颤抖,眼神猩红如血,杀觉翼神的心都有了!

突然,他灵光一闪,再次盯向身披黑袍的怒天神尊,道:“你不是怒天神尊,你到底是何人?”

张若尘淡淡的道:”我不是,难道你是?”

白玉赤睛狮更加确定心中判断,道:“你明知骨阎罗去了黑暗之渊,却丝毫不慌,反而舍本逐末对付本殿主。换做真正的怒天神尊,早已追上骨阎罗,岂会让他离开?”

确定眼前这人不是怒天神尊,白玉赤睛狮心中惧意尽去,体内神气急速运转,双臂燃烧起神焰,并且将神境世界释放出来。

“嘭!嘭!嘭”

缠绕在他身上的一根根佛光神链,被神境世界撑破,化为一缕缕金色佛光。

觉翼神被那股汹涌滂湃的神力震飞出去,骨身散架,生死不知。

张若尘稳稳的站在原地,所有涌来的神力,在靠近十八丈区域的时候,就自动散去,完全近不了身。

震破佛光神链后,白玉赤睛狮心中既有柳暗花明的大喜,又恨自己给对方下跪而感到恼怒。

惟有亲手击毙眼前这人,才能洗刷耻辱。

“死!”

他的白玉骨身,本就已经有两米多高,此刻进一步增长至十多米,挥出磨盘大小的骨掌,向张若尘头顶拍去。

掌风猎猎,压得空间塌陷。

张若尘不动如松,单手一掌向上击出,稳稳接下他的骨掌。

神力劲气,传到张若尘脚下压得地面随之一沉。神力像是水浪一般传递出去,蔓延向骨神殿内世界的各方。

那两座锁住朱雀火舞的山峰首当其冲,轰然倒塌,化为碎石。

百丈长的朱雀挣脱出来,落到地上后,重新凝化成人形。双手、双脚、脖颈依旧缠绕着雷电锁链,但再也锁不住她这位神尊,被一一震断。

白玉赤睛狮哪想到对方修为如此之强,心中正后悔刚才不该出手攻击,应该逃遁,却见“怒天神尊”向前迈出一步。

迈出这一步,身上携带排山倒海的力量冲击而来,白玉赤睛狮如风中落叶一般飞出去。

“哗!”

张若尘在空间中挪移,出现在白玉赤睛狮斜上方,重重一掌拍下。

轰鸣声中,白玉赤睛狮的庞大骨身坠落下去,砸得大地沉陷一大片。如同小行星撞击,出现一个直径数百里的深坑。

朱雀火舞已经大概猜到假怒天神尊的身份,立即提醒道:“赶紧封印白玉赤睛狮!他乃是骨神殿殿主,殿中蕴含超过五成的骨皇天道奥义,这里是他的主场,一旦他动

用奥义和神殿的力量便是不灭无量初期,也未必是他对手。”

张若尘却混不在意,盯着缓缓从深坑底部爬起来的白玉赤睛狮。

白玉赤睛狮没了人形骨身,彻底化为一具骨狮,眼瞳深沉的盯着张若尘,道:“你是张若尘?”

张若尘变化成本来面目,道:“能猜到是我,不算太蠢。”

白玉赤睛狮道:“所以,所谓的怒天神尊来了三途河流域,完全就是你和他的计策,目的是为了将骨阎罗等人引去黑暗之渊?”

“我和怒天神尊自有默契,无须商议。”

继而,张若尘又道:“骨神殿中的骨皇天道奥义,已经被骨阎罗取走了吧?”

白玉赤睛狮苦笑:“你是精神力九十阶的天圆无缺,骨神殿中的情况,怎么瞒得过你?”

继而,他又主动坦白:“骨神殿对骨阎罗最大的作用,除了骨皇天道奥义,还有就是帮他寻找三百具不灭骨。”

所谓不灭骨,指的就是不灭无量强者死后,留下的骸骨。它们生前个个都修炼出了不灭法体,骨中蕴含不灭物质,价值非凡。

张若尘道:“他这是意欲何为?”

白玉赤睛狮摇了摇头,道:“或许是想要炼制一支骨军,以应对当世半祖。也可能是想提取不灭物质,为冲击半祖之境做准备。”

“骨神殿目前找到了多少具?”张若尘道。

白玉赤睛狮道:“三十七具。”

朱雀火舞道:“骨族势力何等庞大,底蕴深厚,怎么可能才收集这么一些不灭骨?帝尘,直接搜魂吧!”对任何不灭无量之下的神灵而言,一具不灭骨,都是堪比一座神藏。

但,对一个传承悠久的大族而言,数十具不灭骨,并不算多。更何况,还是骨族自己。

白玉赤睛狮很清楚,以张若尘九十阶的精神力,的确有搜魂的能力,心中怎能不慌?

他连忙道:“本座哪敢欺瞒天圆无缺者?骨族底蕴的确深厚,当年骨神殿倒真存放有了上百具不灭骨,每隔万年,可以通过祭祀,催使它们中其中一具诞生灵智,从而为骨族培养新生代强者,令传承迭代。”

“但,这些不灭骨都被印雪天抢走,炼制成了雪域星海神军的主将。”

“骨神殿花费近百万年时间,其实,也才收集了不到二十具不灭骨。其余的不灭骨,都是最近一段时间,派遣神灵,冒着生死凶险潜入万骨窟中带出来的。就这十几具不灭骨,已经导致七位骨族神灵陨落。”

白玉赤睛狮语气无奈,道:“其实,骨神殿收集的那不到二十具不灭骨,有一大半,都是地狱界和天庭的战争,从天庭一些大界的祖地挖到。”

“骨阎罗索要三百具不灭骨,而且需要在千年内凑齐,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张若尘道:“你为何不将此事禀告地狱界诸天?”

“本座哪敢?最近这数十年,骨阎罗一直待在骨神殿。”白玉赤睛狮道。

张若尘和朱雀火舞对视一眼,皆露出“原来如此”的神色。

敢藏身骨神殿,骨阎罗倒真是有大魔神和始祖阎罗的气度,这可谓是灯下黑了,超出所有人的预料。

白玉赤睛狮又道:“再说,天尊陨落,天姥未归,怒天神尊坐镇黑暗之渊,整个地狱界能禀告给谁?谁能是骨阎罗的对手?试问帝尘,你处在本座这样的境地,有别的选择吗?”

张若尘洒然笑道:“我不是地狱界的修士,所以,无法用对错来评判你。但,我是朱雀火舞的朋友,你那么对她,我有十足的理由为她出头。她若要你死,以你的所作所为,就算斩了你,地狱界诸天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朱雀火舞看着张若尘谈笑自若,欲要为她报仇,斩一族之殿主,那豪迈神情注定是永远都忘不掉了,心中自是有着一股难明的触动。

不过,“朋友”二字,却又拉远了这股触动的距离。

朱雀火舞哪怕被搜魂,心中压着无穷怒火,却依旧理智,传音道:“他毕竟是一殿之主,只有天尊,或者数位诸天一起,才能判审他。你私自杀他,一旦消息泄露出去,你将成为整个骨族的敌人,甚至地狱界别的大族的掌权者,都会讨伐你。”

“那就不让消息泄露。”张若尘道。

朱雀火舞摇头,道:“很难!真要查,一定会查到你身上,我不想因为我,造成剑界和地狱界的矛盾。而且,若白玉赤睛狮真能悔过,便是一张用来对付骨阎罗和离恨天阎氏的好牌。”

“不恨吗?”

“恨!但,不能被恨意蒙蔽了理智,我们更应该考虑利益和得失,而不是图一时之快。”

白玉赤睛狮眼神在张若尘和朱雀火舞身上流转,虽然不知道他们在传音交流什么,但张若尘没有直接出手,便说明了一切。

白玉赤睛狮抓住这个活命的机会,立即道:“帝尘大人来了,一切就好办了!我们可以,请虚天、凤天、不死战神,乃至于那位传说已经归来的阎罗族老族长,在骨神殿布下天罗地网。本殿主愿意将功补过,将骨阎罗引来。”

张若尘心中已有决定,道:“白玉赤睛狮,刚才火舞神尊为你求情了,她说,她能理解你的处境,而且搜魂的是骨阎罗。”

白玉赤睛狮道:“火舞神尊胸怀宽广,老夫不及矣!其实,只要镇压了骨阎罗,火舞神尊炼化他的始祖残魂,再加上帝尘的一品神道辅助,是完全有可能弥补神魂创伤,修复根基。”

朱雀火舞眼中闪过一道亮光,不无期待,但很快归于平静,不敢有太多奢求。

希望太大,往往会因为求而不得,自铸心魔。

“带我去看看那三十七具不灭骨!对了,万骨窟真的那么凶险?你进去过吗?”

白玉赤睛狮在前面带路,道:“万骨窟的神秘和种种传闻,帝尘应该早就听过。但,本殿主只能说,万骨窟比传闻中更加诡奇。”

“我一共进过万骨窟三次。第一次,是刚成神时,那时不知天高地厚,意气风发,自认为乃是天选之子,结果刚进万骨窟“为何呢?”张若尘道。

白玉赤睛狮道:“倒不是遭遇了什么危险,而是,下到那个位置,神念就无法再感知到外界,四面八方除了白骨尸液,再没有别的任何东西,很容易迷失在里面。”

第二次,是修炼到无量境,封号神尊。神尊二字,很容易让人忘乎所以,以为自己真的已经唯我独尊,不再惧怕世间任何危险。”

“结果,下到万骨窟的五万里下方,就仓惶逃了回来。在那里,我发现了强劲的空间乱流,险些被卷走。”

“第三次,是最近,是同骨阎罗一起进入万骨窟。这一次,我终于见到了古籍上记载的万流之壑,心中的震撼,至今都未平复。”

朱雀火舞问道:“何为万流之壑?”

张若尘道:“无定神海有归墟,为无底之谷。星空中有黑暗之渊,为空间深裂。万骨窟下则有万流之壑,据说有数十万条三途河的支流在那里汇聚,是一个直径超过十亿里的漩涡。万骨窟中的无尽骨骸,就是由此而来。”

这是张若尘在天守台看到的相关记载!

白玉赤睛狮道:“三途河的支流数量,恐怕得有数百万条,甚至更多根本数不清。以我大自在无量巅峰的神念,在那里,根本不够用,探查不到万流之壑的边际。”

朱雀火舞问道:“骨阎罗去万骨窟“应该是为了寻找不灭骨!但,万骨窟如漏斗一般,越往下越大,且有死亡之气压制精神力和神魂感知,以他之能,也只能望洋兴叹,带回两具不灭骨,便再也没有下去过。”白玉赤睛狮道。

张若尘道:“凤天追查的那尊骨族叛徒,你知道吧?”

“有所耳闻。”

“我得到消息,他现在就在骨神殿。”

白玉赤睛狮立即明白过来,原来张若尘是来寻找那位骨族叛徒,自己是遭了无妄之灾,道:“本座对那位骨族叛徒是全然不知,不知帝尘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若有需要,我现在就下令彻查。”

“不用了,找不到的。”

张若尘心中已是完全了然,白发骷髅引他来骨神殿,肯定是想要利用他对付骨阎罗。确切的说,是利用张若尘和凤天。

只有张若尘和凤天加起来,才能对骨阎罗形成牵制之力。或许,还有借此,引出虚天、阎寰宇、天姥的想法。

无论怎么说,白发骷髅的矛头,都是指向骨阎罗。

只是,白发骷髅没有料到,骨阎罗搜魂朱雀火舞后,料定怒天神尊来了三途河流域,于是先一步离开,去了黑暗之渊。

白发骷髅为什么这么做呢?

仅仅只是为了揭穿骨阎罗和白玉赤睛狮?

有没有可能,是想借骨阎罗之手杀他?又或者,还有别的目的?

不多时,白玉赤睛狮将张若尘和朱雀火舞,带到了存放三十七具不灭尸的祭台上。

祭台庞大,用一颗岩石星球开凿而成,直径八千里。地面雕刻有许多凹槽,凹槽中,尚有血沁的痕迹。

三十七具不灭尸,皆被冰封各种形态皆有,散发出来的气息,不输活着的真神、大神。

白玉赤睛狮来到祭台最中心的地方,眼中闪过一道冷凛之色。

右前骨爪向下一按。

“哗!”

直径八千里的祭台,立即运转起来,升起数之不尽的古老铭纹。

顷刻间,祭台被铭纹包裹,散发刺目的光华。

祭台上方,一座座阵盘,凝化成磨盘的形态,不断向下碾压和运转,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白玉赤睛狮,你是想找死吗?”

朱雀火舞体内爆发出神焰,引神尊级的神力,重重一拳击出。

“轰!”

阵法光幕上出现一圈圈涟漪,继而这些涟漪收缩而回,形成反震之力,传递到她身上。

朱雀火舞宛若被自己打了一拳,手臂险些爆开,身体倒飞出去。

张若尘伸出两根手指,引精神力将她接住,化解了她身上的冲击力,道:“这里的阵法铭纹,出自精神力九十三阶以上的存在,不是你可以打破。”

“哈哈!不愧是天圆无缺,倒是有些见识。一族神殿这样的重地,是那么好闯的吗?谁还没有一点底蕴?张若尘,你说本殿主狂妄自大,却没发现自己更加狂妄自大?”

白玉赤睛狮已是逃出祭台,出现在祭台外面的半空中,得意的俯视张若尘和朱雀火舞,又道:“面对敌人,你听信朱雀火舞的话妇人之仁也就罢了,居然都不封印我的修为,你这不是自大是什么?注定今天你要死在本殿主手中!”

朱雀火舞心中怒火冲天,后悔不已,早知道就不该劝张若尘放过白玉赤睛狮。

她歉意的看向张若尘,道:“帝尘,是我的错,让我自爆神源,为你开出一条生路。”

“没用的,这里的阵法,不是你一个乾坤无量自爆神源可以破开。张若尘自爆神源还差不多,但本殿主听说,你没有修炼神源,一品神道倒是很有意思。”白玉赤睛狮

笑道。

张若尘始终平静,观察着身下的祭台和头顶的磨盘阵印,道:“你这是打算将我们二人祭祀了?”

白玉赤睛狮笑道:“没错!将你们祭祀,吸收了这股祭祀之力,本殿主必可达至不灭无量。”

张若尘道:“你觉得,我肯定破不了祭台上的阵法?”

白玉赤睛狮笑容收敛,倒真有几分忌惮,半晌后,摇了摇头道:“不可能,你虽然精神力达到了九十阶,但不可能在祭祀结束前,将阵法解析破解。一旦落入阵中,管

你是天圆无缺,还是不灭无量,都要被磨灭殆尽。”

“但若,我没有进入阵中呢?”

这道声音,是从白玉赤睛狮身后传来。

白玉赤睛狮的神魂差点被吓离窍,立即转身,骇然的看着站在虚空中的张若尘,再也笑不出来,颤声道:“你你使用了幻术?”

祭台上,那位张若尘身形消散,化为一根头发,飘落到地上。

便是朱雀火舞都震惊不已,自己一直跟在张若尘身边,却根本没有发现,其真身已经变成了分身。

这自然是幻术!

完全没有痕迹的幻术,将白玉赤睛狮这个大自在无量巅峰都骗过。

白玉赤睛狮无法理解,道:“不可能啊,你怎么可能提前有防备?”

朱雀火舞也很好奇,按道理说,白玉赤睛狮根本没有必要那么忠心骨阎罗,而冒险对一位天圆无缺者动手。这风险太大了!

为什么呢?

张若尘道:“我只是觉得,骨阎罗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完全信任你?他难道就不怕,你泄露他藏身骨神殿的秘密?唯一的解释是,你已经被他诅咒。”

“天尊可以说,就是死于他的诅咒。他既然精通此道,怎么会不给你用呢?”

“你冒险对付我其实就是因为你根本无法背叛骨阎罗。对吧?”

白玉赤睛狮道:“帝尘大人,你既然知道我有苦衷,能不能再放过我一次?”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我怕被人嘲讽妇人之仁。”

白玉赤睛狮激发秘术,燃烧神魂,继而爆发出最快速度,向神殿外逃遁。

张若尘轻轻摇头,抬起右手手掌。

顿时,骨神殿内世界的天空中,出现一只长达数万里的佛光手印,重重向下拍落。

白玉赤睛狮早已将身上的大部分骨骼换成了不灭骨,身躯防御非同一般。遭受张若尘这一掌,骨身并未散架,但,神魂却创伤严重。

它被拍落到地上。

在佛光手印的镇压下,骨身不断发出“咯吱”之声。

空间挤压的力量,从四面八方传来。

“张若尘,你你不能杀我,杀了我,骨阎罗肯定会生出感应。你不是他的对手,他若赶回,你将死无葬身之地。”白玉赤睛狮道。

张若尘冷凛无比,五指收缩,隔空将白玉赤睛狮的骨身捏得爆开,化为数百片碎骨。

以精神力,打开祭台阵法的一角,接出了朱雀火舞,继而,将白玉赤睛狮的所有碎骨和神魂扔进了祭台。

祭台上空的磨盘阵印,旋转碾压,伴随白玉赤睛狮的惨叫,释放出一缕缕祭祀神霞。

张若尘道:“去吧,吸收那些神霞,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神魂的损伤,修为也将突飞猛进。”

朱雀火舞面露担忧之色,道:“杀他,骨阎罗肯定会生出感应。”

“不杀他,怎么办?将他带在身边,骨阎罗也可根据他体内的诅咒之力找上我,那样更危险。放了他,我实在是念头不通达。不用担心,我的确不是骨阎罗的对手,但骨阎罗想要找到我,却也不是易事。”

朱雀火舞飞到祭台上方吸收祭祀神霞,uu看书张若尘立即施展入梦大法,将阎折仙拉扯进梦境中:“折仙,现在就去阎罗天外天,务必请寰宇族长前来骨神殿。”

面对骨阎罗这样的敌人,张若尘内心远没有表面那么轻松,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将石叽娘娘的画像取出。

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真不愿请石叽娘娘。

除了天姥,但凡与女人打交道,都是会付出代价的。

可是,张若尘并不能确定,阎寰宇能够抽身赶来,星空战场那边的局势亦很复杂。

至于怒天神尊和天姥,一明一暗,这才震慑住了各方,维持着地狱界的局面。

思来想去,只有石叽娘娘似乎要清闲一些。

张若尘自然不知道石叽娘娘现在身在何处,但,这幅画卷与她联系极大,对着画卷上的她讲述,她的真身应该能感应到。

应该能吧!

(本章完)

标签: 万古神帝 万流之壑

XML 城市 闽ICP备2022010958号-1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 1261234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