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阴谋

手机 2022-07-29 11:30:22 2.8 W 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飞天鱼无弹窗第三千八百零六章阴谋。

搜魂无为和青城云后,张若尘陷入沉思,眼神明灭不定。

白卿儿问道:“他们的目标,可是冰皇?”

张若尘点了点头,向修辰天神询问:“当年在不死神殿,杀死小黑母亲的,都有哪些人?”

“这事真与我无关……好吧,有那么一点点关系,可是,我绝对没有出手。”修辰天神立即撇清关系。

张若尘只是盯着她。

万古神帝飞天鱼无弹窗阴谋

修辰天神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道:“主谋其实是不死神殿的那位殿主,否则我们怎么可能做到,在不死神殿?呸,不是我们,是他们。”

紧接着,她又道:“其实,那一战的参与者,死的死,关的关,只剩不死神殿殿主和无边没有出事。”

“你指的是?”张若尘道。

“命运神殿的凶骇神尊和天南老二。”

随即修辰天神详细讲述。

当年,正是不死神殿殿主以冰皇的名义,写了一封求救信给阿九,引阿九到不死神殿。

而不死神殿殿主、无边、凶骇神尊、二大人,则是在不死神殿布下天罗地网,将阿九杀死,连神魂都被炼灭。

冰皇那时亲眼看着这一切,却被困在阵中,无法施救。

可想而知,这是何等深仇大恨?

复仇,是迟早的事。

白卿儿道:“所以,准备对冰皇动手的修士,不止是青城云和无为?”

“我在无为的记忆中,发现了他和无边的对话,无边已经先一步赶去白苍星。”张若尘道。

白卿儿道:“白苍星乃不死血族的起始之源,可谓无上圣地,无边不可能知道白苍星的位置。所以,不死神殿殿主肯定与其同行。”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当年,我和千骨女帝在离恨天冲击无量境,如一根导火索,引发宇宙大动荡。冰皇为了保护我们,在最关键的时刻,站到地狱界的对立面。”

“那一战,冰皇暴露了实力,肯定引起不死神殿殿主和无边的重视,因为他们知道,冰皇肯定会找他们报仇。”

“以冰皇的修炼速度和武道潜力,冲击不灭无量,不会花费太多时间。如果我是他们,也会先下手为强,以绝后患。”

“也是因为此事,冰皇遭到多方势力的讨伐,许多旧账被翻出来,不死战神和老族长为袒护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但,地狱界和不死血族终究是没有了他的容身之地,再想效仿十万年前自囚冰王星已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不死战神让冰皇先到白苍星暂避风头。”

“一是因为,古之强者的残魂接连出世,而白苍星埋着自古以来许多不死血族的神灵,包括一些疑似始祖的人物。那里必须得有强者镇守。”

“二是,白苍星对不死血族而言,乃独一无二的修炼宝地,能帮助冰皇尽快达到不灭无量。”

“只要冰皇修炼到不灭无量,就可以凭实力说话。至少在族内,不会再有非议。地狱界的修士,始终是崇慕强者。”

“说到底,在不死战神心中,冰皇一直是不死神殿殿主的唯一人选,也是未来混乱局势下,撑起不死血族的双子星,不可或缺的一极。”

修辰天神道:“万年前,不死血族族长陨落,且命运神殿一战,不死战神受了严重伤势,据说现在都还在不死神城闭死关疗伤。按理说,那个时候,才是殿主杀冰皇的最佳时机,为何等到现在才出手?”

修辰天神提出的疑问,张若尘和白卿儿也正在思考。

而纪梵心对这一切丝毫兴趣都没有,娴静如水,目光幽淡,取出天道笛,吹奏悠扬的曲调。

精神力融合在舒缓的笛声中,千疮百孔的虚空,不断被修复。

白卿儿道:“我想,无为和青城云的记忆中,应该有更多的线索才对。”

张若尘摇头,道:“贝希和九死异天皇皆藏有大秘在身,而且,都是老谋深算的人物,怎么可能漏破绽给我?我刚搜他们魂的时候,他们神魂中最重要的那部分记忆,便被黑暗吞噬,消失得无影无踪。”

“若是这样,更说明他们谋划甚大,正好印证了我心中的一个猜想。”白卿儿道。

“说说看。”

张若尘心中其实也有一些猜测。

白卿儿道:“反常必有妖!但最反常的地方,其实是青城云,还有他背后的贝希。他们为何要杀冰皇?”

张若尘细思,道:“冰皇十万年前,放走了龙叔,引发了许多后续事件。如,太师父被龙叔从命运神殿救出,而现在龙叔更是破境到了不灭。仅仅只是这件事,便形成了无法估算的蝴蝶效应,不知多少地狱界修士将账记在冰皇身上。”

“而万年前冰皇的那一次出手,对整个宇宙局势的影响就更大了!”

“凭这两件事,不死神殿殿主便能以清理门户的理由杀冰皇,哪怕事后不死战神知晓,木已成舟,不会再把他怎么样。”

“青城云一个天庭的修士,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前来地狱界,参与杀冰皇的计划,的确有些说不通。”

白卿儿道:“若他们的目的,是挑起天庭宇宙和地狱界的战争,也就说得通了!”

“让青城云来背杀死冰皇的锅?”

修辰天神摇了摇头,道:“万年前,用这一招,或许有用。但现在量组织未除,乱古魔神未灭,酆都大帝未归,古之强者接连降临,更有太古生灵的威胁,地狱界自顾不暇,根本没有余力向天庭开战。”

白卿儿道:“所以这一次,他们是想天庭宇宙向地狱界发难。”

“你说什么?”

修辰天神以为自己听错了!

毕竟,中古以来,一直都是地狱界主动发起攻击,压着天庭打。做为地狱界的神灵,根本不敢想象,天庭会主动攻打地狱界。

战争一旦开启,地狱界可是越打越强。

更何况,还换到了他们的主场。

修辰天神摇头,道:“不可能的,昊天没那么蠢。现在和地狱界开战,得利的,只会是隐藏在暗处的那些人。”

白卿儿道:“天庭对地狱界的仇恨,有些时候,可不是天尊一人就压得住。你知道什么是仇恨吗?”

“本神当然知道。”修辰天神道。

白卿儿道:“你没有至亲,没有朋友,冷血无情,不会明白最深刻的仇恨。自己被羞辱,和至亲被羞辱,被杀死,完全不一样的。”

“你不是本神,你怎知本神没有最深刻的仇恨?”修辰天神眼神冷寒。

“修辰,你闭嘴。”

张若尘深知白卿儿内心的痛苦和仇恨,一族的仇恨,一家的仇恨,从她出生的时候,便伴随着她。

张若尘抓住了白卿儿的小手,以佛气安抚她的情绪。

修辰天神气得发抖,太过分了,白卿儿不知道,你张若尘不知道我心中的仇恨吗?太偏心,完全就是拉偏架。

她很想负气而去,却听白卿儿道:“我无妨的,刚才的确是我言语有失。妙离,我向你道歉!”

白卿儿虽然在道歉,但修辰天神终觉得她这声“妙离”喊得很邪性,毕竟一贯喜欢拿她性别开玩笑的张若尘,刚才喊的都是“修辰”。

修辰,代表的是十万年前,修罗族凶威赫赫的杀道邪神。

妙离……

她这是在讽刺自己像一个女子一般小气?

修辰天神看向白卿儿,见她眼神平静,极为真诚,完全不像是一个靠伶牙俐齿来获取心理上优势的女子。于是,不禁在心中思考,是不是自己多疑了!

张若尘心中即在担忧冰皇那边的处境,也在思考刚才白卿儿分析的结果的可能性,根本不知道一贯不服就战的修辰天神心理活动这么复杂。

他道:“无月似乎有什么发现,让雨师搜集下三族和无定神海的各种情报。来冰王星之前,无为代表黑暗神殿,已经去找过玄古九目龙神,想要与他结盟,开出了丰厚的条件。”

白卿儿道:“如果,下三族同时出事,天庭的一些诸天,肯定会认为这是绝佳的时机。你觉得,有多大可能性,向地狱界宣战?”

“这要看,下三族发生的事有多大……”

张若尘心中豁然一颤,脸色瞬变,道:“或许被你说中了,下三族,还真有可能同时发生巨变。青城云来到地狱界的目的,应该并不只是杀冰皇那么简单,他们有可能,是想连不死神殿殿主一起杀死,继而夺取白苍星。”

“到时候,不死血族肯定大乱,群龙无首之下,恐怕会将正在养伤的不死战神都逼得出关。”

“而且,这还是最好的结果。”

“他们必然还有别的行动,不会给不死战神稳定局势的机会,甚至可能趁不死战神盛怒不智之时,将他击杀。”

修辰天神脸色惊变,道:“合无为、无边、青城云三人之力,还真有可能在杀死冰皇后,又击杀不死神殿殿主。”

张若尘道:“修辰星柱界的危机,应该是系在青鹿神王身上。”

“就算修罗族和不死血族都出事,但,他们必然不敢动罗刹族。”修辰天神道。

白卿儿摇了摇头,道:“或许,罗刹族才是他们最重要的一环。只有杀了天姥这个地狱界的第一强者,天庭才再无顾忌,会立即发动最凶猛的战争。巴尔对天姥手中的魔道奥义,更是势在必得。贝希、九死异天皇、七十二品莲、巴尔、魁量皇,甚至可能还有别的强者,若一起出手,世间谁能活命?”

张若尘道:“贝希如果是长生不死者的人,自然是希望天庭和地狱界战起来。而九死异天皇想要夺回魔心,想要拿下月神和无月,想要进昆仑界,也必须要推动这样一个混乱而血腥的大世。”

越想张若尘越觉得可能性很大,如果是真的,那么,这万年的平静,或许就是在麻痹天庭和地狱界的诸天,实际上,他们早已在谋划一场颠覆当前格局的阴谋。

(本章完)

标签: 万古神帝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 1261234287
苹果 XML 城市 闽ICP备202201095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