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笔趣阁命祖出手

手机 2022-11-01 07:58:12 2.87 W 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三千八百八十九章命祖出手。

刚下了一场血雨地上泥泞坑洼,散发出来的腐臭血腥气味,任何生灵闻到都欲作呕。

但,对亡灵而言这却是最好的天气。

距离无常鬼城大约八千万里的一座渡口古驿外。

水畔,一处河湾积尸地。张若尘穿一身宽大的黑色神袍包裹全身遮挡面容,笑道这青面鬼君果然和传说中一样,不是一个能守住秘密的人,倒是和你、血屠有得一拼。

本皇是不拘小节在大是大非面前可拎得很清,居然将怒天神尊都泄露出去,青面鬼君胆子太大,将来再遇到相同的事怕是难得善终。

小黑已重新变化成尸昴。

笔趣阁命祖出手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不仅是青面鬼君,还有别的那些大神,想要吩咐座下修士寻找命祖和七十二品莲,必须得告诉他们一位足够强大的靠山。不然,谁敢张若尘道能感应到你那一半神魂的位置吗小黑摇了摇头。

张若尘从小黑体内抽取一缕神魂,将其引燃,以精神力推算。

火苗向右倒去,但飘忽不定,无法指向一个确切方位。

诶!

张若尘立即又从小黑体内抽取第二缕神魂,继续推算。

然后,第三缕,第四缕……

等抽取第十缕的时候小黑已躲到远处,道干嘛打击报复你可是天圆无缺,到底行不行张若尘向右望去,望着三途河上游,神色颇为严肃,道元笙的修为,是不是达到了不灭无量本皇怎么知道本皇只是一个八十五阶的精神力神尊……

明白了,你推算不出她的确切方位,所以将结论定为了她修为太高。

谁说的走,先去地煞鬼城。

反正本皇消耗的神魂,你必须用神魂丹弥补。

几缕神魂而已。

地煞鬼城迁来世界树下后坐落在距离无常鬼城大概百万里外的一座高原顶端,是为防止遭到诡异血泉的冲击。

两城之间的这片疆域,成为亡灵修士的乐土,筑建起许多神殿、鬼窟、骨园、尸城。

刚到这片疆域,张若尘便以精神力捕捉天机,听到一件让他大感错愕的事。

大屠战神皇被打了,据说伤得极重,全身没有一块完好的骨头,以大神的自愈能力也无法续接。他被找到的时候,甚至神智不清,连开口说话都不能。是火舞神尊吩咐两位神将,将他抬回地煞鬼城的神殿中养伤。

大屠战神皇可是凤天的弟子与帝尘交情不浅,谁敢对他下这样的狠手莫非是酆都鬼城中那位据说,那位回来后,就驱逐了所有死亡神宫的修士。虚天和凤天离开时,还和他闹得很不愉快,大打出手。

那位,传说修为达到了不灭无量,是与虚天、凤天博弈的人物,怎么可能偷袭一位大神自损威仪。……是神灵在传音交流,被张若尘截取。当然以小黑的精神力,也截取到交流信息,顿时乐开了花,道此事太反常了,走,我们先去看看血屠伤得重不重真可怜,打狗还得看主人啊本皇的意思的,太无法无天,血屠在无常鬼城被打,这打的是他吗这打的是凤天和你的脸,试问谁不知道血屠是你师弟小黑话锋一转,又道当然,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平时太狂了,得罪的人太多。他若像本皇这么低调……

哗!

小黑未说完的话,被张若尘拉扯了一下,继而坠入一团精神力光雾。等到光雾散去,小黑发现,已经在金碧辉煌的大屠战神殿中。躺在辇榻上的血屠,正以惊骇的眼神盯着他们。

什么人血屠释放神念,欲要召唤神座星球,攻击眼前的两位闯入者。

但,空间被锁住,神座星球毫无反应。那尊高大的黑袍修士,一步步向辇榻走来。

血屠知晓眼前这位神秘人,至少也是无量境界的存在,心中不禁大骇。便是没有受伤,处在全盛状态,自己估计也是毫无还手之力。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可否让本皇死个明白血屠道。

小黑狰狞的头颅,从张若尘身后显露出来,双瞳猩红,声音嘶哑道说吧,张若尘和凤彩翼到底去了哪里你若老实交代,今天尚有活路。血屠眼中浮现出一道异样神色,继而视死如归一般,强硬道要杀便杀,但要本皇背叛师尊和师兄,你们却是在做梦。

对方修为远胜于他,完全可以直接搜魂,为何有此一问血屠赌了!

张若尘很清楚小黑的拙劣试探,纯粹就是捣乱。

血屠哪有那么愚蠢张若尘一言不发,直接释放神念,探查血屠体内的伤势情况。

哗!

一股未知而精纯的命运之力,从血屠体内爆发出来,阻挡张若尘的神念入内。

血屠全身颤抖,嘴里发出痛苦的低吼,像是要被那股命运之力冲击得爆体而亡。

嘭!

殿门被撞破,一道青色的纤细身影,从外面冲了进来,一掌击向张若尘背心。

但,距离张若尘还有数十丈远,就被定在空间中无法动弹。小黑向那道冲进来的身影瞥了一眼,发现乃是阎罗族的阎婷,心中顿时一阵腻味。血屠区区一个大神,何德何能,居然能得到阎罗族天之骄女的青睐

好强的命运之力,当今天下除了怒天神尊、凤天、虚天,谁还能将命运之道修炼到这个地步巴尔或者……

张若尘眼神一沉,继而在体内暗暗运转无极神道,在无形之中显化太极四象图印。

图印旋转,整个天地化为了一个吞噬万物的漩涡,将血屠体内那股破坏他神躯,抑制他疗养伤势的命运之力,一丝丝抽离出来。

哪怕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也花费了一个时辰,才完全抽离。

没有了那股命运之力的抑制,血屠体内的伤势自动疗愈。

碎掉的神骨重新凝聚。

伤势恢复得七七八八后,血屠从辇榻上走下,单膝向张若尘行礼,道血屠拜见怒天神尊,神尊大恩,没齿难忘。

你竟猜到了我们的身份。

小黑故作惊讶之态。

血屠自信满满,道我早就听说,神尊来到三途河流域的消息。加之,当今天下除了怒天神尊,还有谁可以化解命祖的力量命运的力量,只有命运才可破。

小黑笑了一声不一定吧帝尘的一品神道,玄妙无穷,可破万法。

血屠深深的盯了小黑一眼,猜不透这只尸甑睦蠢,道师兄固然是古往今来的第一奇才,未来必证道始祖,但毕竟还未破不灭无量,面对命祖的始祖手段,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

小黑还想继续给血屠挖坑,但被张若尘制止,道起来吧,你遇到了命祖残魂血屠深深点头,眼中浮现浓烈的惧意,道与天守台的命祖画像一模一样,身形混沌高大,双瞳呈十二种色彩,对应命运十二相。而且,他手持传说中的无我灯,只是被光芒一照,我便失去自我,乖乖将天枢针献了出去。

张若尘道可能测绘重衍当时的场景血屠点了点头,立即释放出神气和规则,尝试衍化当时的场景。

但,却以失败告终。

血屠不无尴尬之色,道被无形的命运力量压制了,以我的修为,无法测绘命祖。

张若尘道所以命祖找上你,是为了夺取天枢针

必是这个原因血屠十分笃定。

小黑疑道我有两个疑惑。第一,你既然都失去自我,乖乖献出天枢针,又怎么会被打成这样

血屠道那必是因为本皇拥有不屈的意志,在失去自我后却凭意志守护天枢针,与命祖残魂展开了凶险的激战。所以才付出了这样的代价!

小黑笑出声就凭你,还和命祖残魂激战本皇再问你,命祖为何留你性命血屠倒也丝毫都不尴尬,道我曾听他说,他不杀信仰命运的修士。

真的是这样吗这是不是一招引怒天神尊现身的苦肉计实际上,你早就投靠了命祖小黑继续给血屠挖坑。

血屠大骇,看向黑袍笼罩的怒天神尊,连忙下跪行礼血屠对命运神殿的忠心,苍天可鉴。神尊若是不信,可以搜魂。

阎婷忙道请怒天神尊明鉴!大屠战神皇就算投靠命祖残魂,也绝对是虚以委蛇,不会真的那么做。

血屠喝斥道闭嘴!本皇虽死,亦不会向命祖残魂低头。

张若尘陷入沉思,命祖残魂的出现,打乱了他之前的所有猜测。

留下血屠体内的命运之力,他刚才细细解析和推算了,与天枢针没有任何联系。

莫非,思考的方向错了灵燕子留下天枢针这个线索,其实是因为命祖残魂执掌着天枢针或者是,天枢针有着什么别的用处

当然张若尘也怀疑,这是命祖残魂察觉到了什么,在故布疑阵。

无论是那种情况,既然命祖残魂真的在无常鬼城附近,那么,张若尘现在的处境,将非常危险。

必须尽快找到元笙,然后离开。进来吧!发生了什么事张若尘突然道。

殿外,察觉到不对劲的朱雀火舞,本是打算退走,立即禀告族长对付强敌,现在却是走不掉了!

血屠道火舞神尊进来了吧,是怒天神尊。

朱雀火舞暗暗松了一口气,收起战兵,走进神殿后,立即向张若尘行礼。

张若尘揭开连帽,露出怒天神尊的真容,脸色不怒自威,道你神色匆忙,发生了什么事

朱雀火舞道本是奉周乞鬼帝之令,前来带血屠去往酆都鬼城,帮他炼化体内的古怪神气。但,怒天神尊在此,显然是没有这个必要了!

想了想,朱雀火舞道神尊,其实还有另一件棘手的事。

说吧!

朱雀火舞道有神秘强者,擒拿了鬼族十三尊神灵,其中还包括溟夜神尊。鬼帝怀疑,出手的是命祖。毕竟,他刚袭击了大屠战神皇,夺走了天枢针,擒拿了宫南风。

宫南风被擒拿了张若尘道。

朱雀火舞道命祖既然夺走了天枢针,宫南风的失踪,必是他所为。

妇人之见。小黑笑道。朱雀火舞目光落到小黑身上仔细打量,多少是有几分不悦,道阁下是何人小黑傲然道白衣谷黑神师。

朱雀火舞看不透对方的修为高低,心中暗惊白衣谷高手如云的同时,压下心中的不快,道“黑神师有何高见若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本尊绝不受妇人之见四字之辱。

小黑哼声道你刚才说,命祖擒拿的是鬼族十三尊神灵他为何怎么做朱雀火舞道古之强者残魂吞噬当世神灵,很奇怪吗

以命祖的修为,吞噬他们很难吗为何只是擒拿,而不是直接吞掉他们的神座星球熄灭了吗,小黑继续问道无常鬼城外,地狱界各族神灵聚集,为何擒拿的都是鬼族的神灵朱雀火舞眼睑一缩陷入沉思,显然是觉得小黑所言有理,自己一叶障目了。

朱雀火舞道但,当今天下,能瞒过鬼族诸强,将一位神尊都悄然擒拿,这样的人物可不多!前辈觉得,会是何人所为小黑很享受这声前辈,道这很显然是在挑衅,而且挑衅的是你们那位刚刚回来的族长。

朱雀火舞瞬间明白过来,道族长刚刚回来,就与凤天、帝尘撕破了脸,重建鬼城秩序。凤天和帝尘一走,就发生这样的事,的确是在打击族长的威严。应该不可能是凤天和帝尘所为,他们不会用这么低劣的手段和族长斗法。

莫非是黄泉大帝血屠道有这个可能性!黄泉大帝这是欲要将鬼族族长引出酆都鬼城救人,继而趁虚而入。

朱雀火舞叹道族长现在必是骑虎难下了,若是不去救人,鬼族修士将如何看他早知现在何必当初若帝尘和凤天还在,怎会有今天小黑毫不忌讳的嘲讽。

朱雀火舞立即离开,赶回酆都鬼城,要将刚才的分析禀告鬼帝。

张若尘与他们的想法,却是截然不同,想到的并不是黄泉大帝,而是元笙。

黄泉大帝一贯稳重,绝不会轻易出手。

纵观前几次出手,都是谋定而后动,做了多手布置,进退从容。

这种擒拿鬼族神灵的手段,的确有效,但太小气了一些,不是黄泉大帝的作风。

可是,元笙为什么要用这种手段对付黑白道人莫非是因为黑白道人在黑暗之渊,吞了太多鬼类太古生物,或者做了别的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太冒险了,纯粹就是在玩火。

元笙擅长阴谋诡计,张若尘和阎无神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就被她骗过了!但张若尘却觉得,元笙完全不清楚如今三途河流域暗中的凶险,所以,才如此胆大妄为。

百种念头在脑海中闪过,张若尘道血屠,你代替本天,去向鬼主传旨。明白,寻找命祖和七十二品莲对吧血屠认为怒天神尊来到地煞鬼城,必是为了此事。

张若尘点了点头,待血屠离开后,目光落到阎婷身上,道最近可有阎无神的消息

阎婷略微一诧,继而摇头,道他没有联系过我,整个黑暗之渊阎氏都没有他的消息。神尊,他是不是出事了

张若尘没法回答她这个问题,道寰宇族长既然归来,你们黑暗之渊阎氏,也该回天外天拜见。

没等多久,朱雀火舞和周乞鬼帝同时从酆都鬼城赶来,拜见怒天神尊。

周乞鬼帝道请怒天神尊镇压黄泉大帝,救回鬼族诸神。

有进一步消息了”张若尘道。

周乞鬼帝道族长用溟夜神尊的神座星球做了推演,他的气息出现在藏尽骨海。但,以族长的修为,恐怕不是黄泉大帝的对手。而且,族人也不能离开酆都鬼城……

张若尘冷哼一声本尊此来,是有更重要的事要办,不想被牵绊。黄泉大帝只有一人而已,有什么应付不了的你们鬼族目前可是有四大高手。

我们走。

张若尘带着小黑,离开了大屠战神殿。

血屠笑了起来你们鬼族真的好笑,族长刚刚回来,就赶走了一直在帮你们的命运神殿诸神。现在又求命运神殿的神灵帮你们救人你们将命运神殿的神灵都看成什么了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朱雀火舞突然道我明白了!殿中几人,齐齐看向她。朱雀火舞道怒天神尊并非是不帮鬼族,而是觉得用不着他帮忙。他刚才那句,黄泉大帝只有一人而已,就是重点。

若黄泉大帝的目的是为了引族长前往藏尽骨海救人,从而趁机袭击鄂都鬼城。那么他现在很可能已经悄然回到鄂都鬼城附近就等族长出城。

换言之藏尽骨海那边并不凶险。鬼帝,我去救人。

周乞鬼帝道话虽如此,但万一我们分析有误呢你一人前去,太危险了!

借此机会逼族长将魂七放出来,让他与我同行。

朱雀火舞道。周乞鬼帝点了点头,道这倒是一个办法!你们可携带本帝的帝印先去寻骨神殿殿主,请他帮忙,毕竟是在骨族的地盘上。

张若尘并未前往藏尽骨海,而是隐藏气息,来到了无常鬼城外,与

各族修士混迹在一起。

小黑传音朱雀火舞和魂七已经出发了,我们不去吗

去做什么张若尘道。

小黑讶道你不是说擒走那些鬼族神灵的,uu看书很可能是元笙

之前可能是元笙,现在在那边看守的,应该是元解一。元笙多半已经回到附近地域,在等黑白道人出鄂都鬼城。张若尘道。

小黑有些发惜,道为什么呢张若尘道以黑白道人刚慢自用的性格,肯定会假装出城,引所谓的黄泉大帝现身,然后布下天罗地网将其镇压,以彰显自己比凤天、虚天更有能耐。

若我是元笙,要么趁此机会潜入鄂都鬼城。要么攻击无常鬼城,释放诡异血泉,以制造更大的动乱。

小黑严肃道那我们必须得阻止她。

张若尘道元笙,我倒是不担心。黑白道人既然布局,肯定会考虑到这两点。我担心的是一直没有现身的罗恸罗,甚至黄泉大帝有可能真的已经来了!

现在只能希望黑白道人别太自以为是,能够保守应对。只要他不出鄂都鬼城,以世界树笼罩无常鬼城,至少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本章完)

标签: 万古神帝 命祖出手

XML 城市 闽ICP备2022010958号-1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 1261234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