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万古神帝离开

手机 2022-10-25 14:13:07 2.25 W 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三千八百八十四章 离开。

与张若尘第一次到酆都鬼城的时候相比,这座地狱界数一数二的宏伟神城,有了明显变化。

随处可见飞在半空巡视的神灵,各个街道、城门、关隘皆是阵纹密布。

任何想要进入酆都鬼城的修士,都要接受重重检查,神灵也不例外。数位精神力超过八十阶的老者,真身坐镇最重要的关口。

张若尘变化成了虚天的模样,与凤天同行,只二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便慑得一众修士噤若寒蝉,自是无人敢上前检查,乖乖打开阵法放行。

张若尘道:“若当初黄泉大帝藏身鹤清的神境世界,进入酆都鬼城,夺取始祖界,凤天会如何应对呢?”

二人化为两道神光,穿梭在一层层阵法光幕中,飞向鬼神殿。

凤天淡淡的道:“其一,鹤清并不知道始祖界入口的具体位置,所以只能帮黄泉大帝进城而已。”

“其二,就算黄泉大帝夺取了始祖界,只要本天坐镇酆都鬼城,只要完全开启城中神阵,再点亮世界树。他便是自投罗网,根本没有逃走的机会。”

万古神帝离开

“其三,他若先偷袭本天。只要他做不到一击得手,迅速将本天镇压,接下来,阵法一起,他依旧是死路一条。”

“黑白道人能够夺权,有两个至关重要的因素。第一便是,本天没有在酆都鬼城。第二,他本身就是鬼族族长,对酆都鬼城十分了解,在现在这个时局下,已然成为鬼

族威望最高的修士。包括朱雀火舞,在本天和黑白道人之间,也更倾向黑白道人。“片刻间,张若尘和凤天落到了鬼神殿外。

诸天的气场外放,镇守在神殿外的神将,齐齐下跪行礼。

殿内,黑白道人坐在最上方殿主的位置上,身躯足有十数丈高,像是一尊巨人,皮肤漆黑如炭,内蕴精纯而厚重的鬼气。

他身穿道袍,胸前有着一道黑白太极印记,头发梳成道髻,垂落下来的发丝雪白如瀑。

周乞鬼帝和杨云鬼帝一左一右,坐在其下手方。

血叶梧桐、炎巨、木灵希等死亡神宫的神灵,则没有资格入座,站在大殿中央。

溟夜神尊和鹤清神尊立在左右两侧,将桌案上的卷册,不断递到黑白道人手中。

至于鬼族别的无量境强者,并没有出现在鬼神殿中,显然是坐镇酆都鬼城和世界树的各方,可随时催动阵法。

“鬼族族长将我死亡神宫的神灵,带来鬼神殿,是为何意?”凤天人未至,声音先传出殿中,有兴师问罪的态势。黑白道人放下手中的卷册,含笑望向殿的方向:“死亡神尊和死亡神宫的诸神,帮助鬼族守护酆都鬼城,可谓劳苦功高,老夫不胜感激,自是要设宴款待。”

见同凤天一起走进神殿的不是张若尘,而是虚天,黑白道人眼睛为之一凝。

溟夜和鹤清亦有些诧异,心中对张若尘的身份,不再那么笃定了!

张若尘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方可让人琢磨不透。

张若尘以虚天的语气,大笑:“哈哈,阴阳鬼,去了一趟黑暗之渊,还真让你冲破了不灭无量的桎梏,倒是让本天刮目相看啊!说吧,到底得了什么机缘?”

来的路上,张若尘就问过凤天,虚天是如何称呼黑白道人。

毕竟,张若尘很清楚,虚天太喜欢给人取绰号,怎么叫,全凭自己喜好。

一个元会前,黑白道人和凤天是相同境界的巨头,对她自然没有什么忌惮。

但虚天却不一样,一直处在地狱界的第一梯队,直到酆都大帝先一步破了天尊级,才压了虚天、阎人寰、九死异天皇等人一头。

对虚天,黑白道人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惧意,哪怕现在破了不灭无量上。

但从溟夜和鹤清那里了解到的情况,他并不认为眼前这人乃是虚天。

黑白道人道:“黑暗之渊遍布诡兽,特别是鬼类诡兽,对我鬼族神灵而言,每一只都如神药。此去黑暗之渊虽然凶险,但,吞噬了大量鬼类诡兽,老夫终于逆天改命,

破入不灭无量。这族长之位,再坐两个元会是没有问题的。”

张若尘道:“老子听说,黄泉大帝之前也去了黑暗之渊,不知是不是吞了鬼类诡兽,修为也大进。你们有没有碰面?”

“嘭!”

黑白道人一掌击在身前的神案上,道:“虚天这是在怀疑本族长和黄泉大帝有勾结?”

张若尘嘿嘿一笑:“我可没有这么说。杨云,周乞,你们看,你们族长急了!”

杨云鬼帝和周乞鬼帝现在自然是不敢得罪黑白道人。

杨云鬼帝起身,向张若尘行了一礼,道:“虚天大人莫要开玩笑,若族长真与黄泉大帝有勾结,只需早半个月回来,酆都鬼城绝对不保。”

“虚天本身就是在开玩笑。”周乞鬼帝圆场道。

黑白道人沉声道:“黑暗之渊所在的下界,浩大无穷,凤天是知晓的,若有那么容易遇到,老夫早已死在人形诡兽手中。”

“说到诡兽,老夫倒是了解到一些重要情况。”

“诡兽十二族的族皇,正在不断向荒古废城积蓄力量,更在黑暗之渊外,建立起了神城据点,随时可能向黄泉星河发起进攻。”

“诡兽十二族皆有不灭无量层次的强者,其中太初族的头七剑皇,拥有与九死异天皇一较高下的实力。大冥山的山主和三位乐师,更是深不可测。”

“一旦他们发起全面攻击,怒天神尊和那边的地狱界诸神绝对挡不住。但,若虚凤二天能带着命运神殿过去坐镇,诡兽十二族再想进攻,必会有另一番思量。”

在场包括去过黑暗之渊的凤天、周乞鬼帝,对太古十二族的实力都了解有限。

听到黑白道人所言,殿中诸神,脸色皆难看至极。

诡兽的实力,超出他们预估太多。

“难怪当初九死异天皇会带着黑暗神殿逃离黑暗之渊。”杨云鬼帝自语道。

忽的,一股刺骨的寒气,出现在鬼神殿中。

凤天道:“本天听出来了,你黑白道人是要教本天和虚天如何做事?”

张若尘摇了摇手,纠正道:“阴阳鬼的意思是,我们可以离开酆都鬼城了,这里不需要我们了!”

“没错,老夫就是这個意思。”黑白道人毫不迂回,直接这般说道。

他认为,自己已经拥有和凤天、虚天强硬对话的资格,大家都是不灭无量,都是地狱界的巨头。

周乞鬼帝和杨云鬼帝脸色数变,凤天和虚天哪一个是能轻易招惹的?

周乞鬼帝连忙道:“对地狱界而言,现在乃是多事之秋,大家应该精诚合作,共度危机。酆都鬼城和黑暗之渊都很重要。”

凤天何时受过这等气,不等周乞鬼帝说完,道:“黑白道人,你可想清楚了,就凭你能对付得了黄泉大帝?目前三途河流域的局势,远比你想象中复杂。”

杨云鬼帝连忙道:“是啊,不仅是黄泉大帝,七十二品莲和罗恸罗此前也现身了!”

“招惹七十二品莲和罗恸罗的,并非我鬼族。”黑白道人高声道,目光盯着张若尘,继续道:“只要虚天离开,他们自然也就离开。虚天认为然否?”

“然,特然。”张若尘道。

黑白道人听出他语气中的嘲讽,道:“七十二品莲忌惮的是天姥,只要天姥在一日,七十二品莲的真身便永远不敢出世。”木灵希低声道

“在修罗星柱界不就现身救走了罗恸罗。”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黑白道人的一双鬼火瞳孔收缩,凝视木灵希。

眼神中,蕴含神魂攻击。

“你敢!”

凤天身上爆射出刺目的命运神光,冲散黑白道人发动的神魂攻击。

周乞鬼帝和杨云鬼帝立即出现到两方的中间,生怕爆发不灭无量级别的神战。

正如凤天的评价,黑白道人虽然刚愎自用,但并不傻,做事有分寸,没有继续出手。

“老夫只是一道神魂攻击,凤天却需要释放命运神光才能化解,看来她这些年,也就境界提升快,根基反而不如以前那么稳固。”

黑白道人对凤天不灭无量中期的修为,更没有忌惮了,从容道:“鬼族底蕴深厚,何尝惧过外敌?只要有不灭无量坐镇,足以应对一切危机。”

“凤天和虚天能够帮忙守护酆都鬼城,鬼族上下自然感激不尽。”

“但,长此以往,鬼族颜面何存?鬼族岂不沦为了命运神殿的鬼族?鬼族还如何号令整个中三族的修士?”

“虚天,凤天,你们认为然否?”

凤天完全归于平静,连冷意都没了!

张若尘道:“然!大然!你阴阳鬼有此自强不息之心,老夫甚慰。”

若换做摩犁尸祖被镇压前,周乞鬼帝和杨云鬼帝肯定会极力挽留张若尘和凤天。但,现在三途河流域,只剩一个黄泉大帝,他们其实是有信心守住酆都鬼城。

让虚天、凤天,还有命运神殿的神灵留下,消耗的乃是鬼族的海量修炼资源。且在潜移默化中,对鬼族修士造成了命运神殿比鬼族更强大的心理影响,现在已经有不少

修士,加入了命运神殿。

“哗!”

一团黑色的鬼气,从地底冒出,化为一个漩涡。漩涡中,有一道空间之门,释放着活跃的空间波动。

张若尘向漩涡中心望去,感应到里面广阔的空间,与令人生畏的始祖气息,心中恍然:“原来黄泉大帝留下的始祖界的入口,就在鬼神殿下方。”

始祖界中,一尊长着三颗龙首的鬼修,声音悠长的道:“始祖界中众神的意思,与族长一样,守护鬼族得靠我们自己。但,若酆都鬼城真的遭受了生死存亡的危机,还

是希望虚天和凤天能够看在大家是唇齿相依的关系,出手相助。”

凤天瞥了一眼始祖界中的那道身影,道:“原来鬼神殿殿主一直坐镇始祖界!敢问先前酆都鬼城遭受攻击的时候,阁下和始祖界中的诸神为何没有出手?”

鬼神殿殿主道:“始祖界的位置乃是大秘,轻易不能暴露。本殿主能够在二天面前开启,已是代表对二天绝对的信任。”

“况且,当时酆都鬼城并无城破的危险,凭罗恸罗和一条神河,还不至于逼得始祖界出手。”

“周乞鬼帝、杨云鬼帝,始祖界众神已经做出决定,将启动封禁的底蕴至宝,镇魂四神器,组成镇魂大阵,由族长、本殿主,还有你们二位分别执掌,以应对接下来的危机。”

镇魂四神器,指的乃是:镇魂幡、镇魂珠、镇魂殿、镇魂台。

四神器内部,皆蕴含始祖神气和精神力始祖留下的阵法铭纹,是鬼族生死存亡时刻,才会启动的底蕴。

周乞鬼帝和杨云鬼帝本来还有些动摇,担心凤天和虚天离开,会造成鬼族的大动荡。但镇魂四神器都启动,也就不用有这样的担心。

他们四大强者催动镇魂四神器,组成阵法,爆发出来的战力,绝对不输凤天或虚天,甚至更强。

张若尘和凤天带着死亡神宫的诸神,离开了鬼神殿。

凤天身上早已没有了情绪波动,平静道:“你是故意的吧?”

张若尘笑道:“我们一直待在明面上,不仅要时时刻刻提防黄泉大帝、七十二品莲,还要提防一个可能存在的命祖残魂。这得多凶险?而且,太累了!”

“何不转明为暗,静观其变,化被动为主动?本来是走不掉的,但黑白道人回来,帮了我们大忙。”

凤天道:“要不要带无常鬼城离开?”

张若尘满脸疑问,道:“无常鬼城是黑白道人的地盘,他会容许我们带走?”

木灵希担忧道:“万一无常鬼城因黑白道人的狂妄自大而被攻破,诡异血泉涌入三途河,这该如何是好?”

“咚!”

张若尘心情极佳,在木灵希头上敲了一击,道:“大胆,你是什么修为,敢质疑不灭无量?”

“你说得有道理,就让黑白道人头疼去吧!我们找一个隐秘的地方,安心修炼才是。”凤天道。

标签: 万古神帝 离开 张若尘

XML 城市 闽ICP备2022010958号-1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 1261234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