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万古神帝圣乐师

手机 2022-10-24 10:11:47 2.93 W 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三千八百八十二章 圣乐师。

死亡之门入体,张若尘意识海中,出现大界湮灭、众生燃烧、血海惊涛、巍巍骨山……等等死亡景象,如同亲身经历,亦如置身其中。

那股死亡力量,对精神意识的冲击,令张若尘头疼欲裂,身体摇摇欲坠,全身经脉凸显。

数个时辰时间后,张若尘各种负面情绪才平息下来。

凤天一直守在剑祖神树下,风过沙沙,红叶飘飘。

见张若尘从地上重新站起,她内心自是有一股莫名的震动。按照她预估,张若尘至少要花费数个月时间,才能接住死亡之门和无尽死亡力量的冲击。

毕竟,这是她一生死亡之道修行的力量,且达到不灭无量中期的层次。而张若尘的修为,还没有踏入不灭无量。

凤天脸上无波无澜,道:“很难扛吧?但,你要知道,命祖残魂的力量,可能远比死亡之门恐怖,对你精神意志的考验更大。”

“对你来说,破不灭无量才是当前第一大事。破不灭无量,才能让神魂强度在短时间内实现跃升,以应对接下来的生死挑战。”

“我明白!”

万古神帝圣乐师

张若尘何尝不想破不灭无量?

但,始终差了一些什么,凝聚出来的小衍中宫极不稳定,阳气旺盛,足可焚身。

现在有了死亡之门和五成的死亡奥义,倒是可以再试,或可压制那股焚身的阳气。

木灵希和血屠都已离开白无常神殿。张若尘整理大袖,合手行了一礼,道:“世间修士大多自私自利,在这天下动荡,危机四伏的境地,凤天可以做到这一步,若尘不胜感激。之前在无常鬼城多有得罪,请凤天海涵。”

凤天侧身而立,红衣风中飘舞,道:“你乃帝尘,本天可承受不起你这一拜。你也最好别以为,本天是倾心于你,才会这么做。死亡神尊,无情无欲。”“将死亡之门暂时借你,本天也有私心,并非无偿。其一,你得帮助本天,炼化摩犁尸祖和无常鬼城中的诡异血泉,助本天提升体内血气和不灭物质,为冲击不灭无量巅峰做准备。”

张若尘道:“我自己也不会允许摩犁尸祖和诡异血泉存在。不过,这些血气,凤天怕是没办法完全吸收吧?”凤天浑然不理会,继续道:“其二,本天要做的不是死亡神尊或者死亡主宰,而是命运殿主,追求的是祖境。死亡之道一家独大,有死亡之门在体内,一直在制约本天参悟命运的另外十一相。可将它剥离出去,又担心它产生独立意识,将来反噬。”

“将它暂时交给你,无疑是解决了本天一个大麻烦。”

张若尘道:“凤天就不怕我不还了?吸收死亡之门,必可修为大进,今后我便是死亡主宰。”

“区区一道死亡之门而已,你张若尘若只有这点心气,将来不可能踏入祖境。”凤天道。

凤凰的嘴,无疑是全身嘴硬的地方。

但张若尘明白她的心意,心中自然感动。

世间走这一遭,但凡能遇到这么一个人,可以全心全意的为你的安危考虑,已是不枉此生。

当然,张若尘遇到的,绝不止凤天一人。

这也正是张若尘热爱这个世界,越来越尊重生命,愿意守护这片天地不受量劫毁灭的原因。哪怕这个世界并不完美,充满阴暗和恶。

不知安静了多久。凤天道:“本天以为,弃天待在酆都鬼城,远比去往别的地方更安全。当然,你若想要带他走,便先替本天解决无常鬼城的隐患。如此,本天也好给命运神殿诸神一个交代。”

这话,在凤天心中徘徊了太久,今天终于说出来。

狼獾君主乃死族的一位上位神,人类身躯,却同时长有狼首和獾首。他铁塔般高壮的体魄,站在一艘白骨神舰上,迎风向无常鬼城行驶而去。

这艘白骨神舰,是用三具神骨相叠铸炼而成,共有六层。

其下是不死血族的神骨。

其中是龙神骨。

其上是狼神骨。

此舰宏伟,将三途河上别的船舰,对比得宛若渔船小舟。

白骨挂鬼灯,迎风展死旗。

魁量皇坐在白骨神舰第六层的一间装饰典雅的厅堂内,壁挂字画,帷幔珠帘,香炉生烟霞,神灯暗蓝色。

蓦地,风吹灯烛。

帷幔上,凭空出现一道人影。

但仔细看,帷幔后方空空荡荡,没有任何身形。这道影子,也不知是从何处投影过来。

魁量皇豁然睁开双目,立即起身,抱拳向帷幔上的人影恭恭敬敬行礼:“拜见命祖!”

“罗参,你来无常鬼城做什么?”人影道。

魁量皇道:“巴尔和七十二品莲问,命祖何时取张若尘性命?现在已经是夺舍的最佳时机,再不动手,等天姥归来,将再无机会。”

“他们倒是比本座还要急!”

人影发出低沉笑声,继而道:“本座很好奇,在你罗参心中,本座和巴尔谁才是命运神殿的正统?”

魁量皇低着头,眼睛微微一转,毫不犹豫的道:“命祖乃命运神殿的开创者,自然是正统。巴尔和我,皆只是后生晚辈。”

继而又道:“巴尔修为虽强,但当年依附大魔神,将命运和魔道相融,实是将大道变成了小道,自断其路,注定不可能成就始祖尊位。”

“命祖却不同。”

“命祖一旦夺舍张若尘,必将命运十二相融于一品神道,始祖可期。罗参非是蠢类,懂得如何选择,命祖不用怀疑我的忠诚。”

“是吗?”

人影道:“但当今天下,只有巴尔有机会对付天姥。也只有天姥陨落,你才能顺理成章接管罗刹族,弥补心中一直积压的不甘。”

“哪有什么不甘,区区一个天罗神国的帝位,我早已不稀罕。追随命祖,追逐更高的命运大道,重现命运神殿的辉煌,才是罗参所求。”魁量皇谦逊的道。

帷幔摇曳,其上的人影,变得诡异扭曲。沉默半晌后,人影道:“你去告诉巴尔和七十二莲,无常鬼城现在是本座的核心利益,他们不得染指。同时也去警告黄泉大帝,本座接下来,需要一个稳定的三途河流域。只有外部环境足够平静,张若尘和凤彩翼才会放松警惕,本座夺舍就可更加从容。”

“罗参领命!”

魁量皇道:“夺舍凶险,生死之气对冲激烈,命祖要不要带上生灭灯?”

“你是在试探本座的虚实吗?”人影道。

魁量皇忙道:“绝无此意!只是,张若尘天纵奇才,起于微末,几经生死,精神意志之强绝非寻常修士可比。”

人影冷哼:“夺舍区区一个张若尘,本座还用不上生灭灯。噬魂,你居然破了不灭无量,倒是让本座刮目相看。”

噬魂灯,乃是地狱界的二十诸天之一,形如一顶轿子,上圆而下方,四面各有一幅诡异的图画。

分别是《松林万鬼图》,《斧劈苍天图》,《深渊葬天女》,《白骨坐荒原》。

在内部灯光的照耀下,四图栩栩如生。

噬魂灯高约两米,位于东北角,透过灯光和图卷,可以隐隐看见内部的器灵凝化成人形,轮廓干瘦,长着胡须。

苍老的声音,从灯中传出:“天地规则变了,破不灭无量,变得更加容易。若非如此,以我的能力,哪有可能窥望不灭?”

魁量皇道:“凤彩翼、五龙神皇、极望、刀尊都相继破了不灭无量,可见天地规则正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距离量劫末日,已经不远。”

帷幔上的人影,道:“你虽踏入不灭,但张若尘已破天圆无缺,休想瞒过他的感知。你随罗参,去望冥白骨岭吧,别搅乱了本座的计划。”

“谨遵命祖旨意。”

魁量皇和灯中人影,同时低头行礼。

帷幔上的人影消失后,二人才重新抬起头。

灯中人影的语气,不再像先前那么恭敬,道:“这位命祖太多疑了!”

魁量皇重新点燃因命祖而来而灭的生灭灯,徐徐道:“多疑,说明对自己实力的不自信。这恰恰暴露了他内在的虚弱!”

灯中人影道:“但当年对付殒神岛主,我见识过他的实力。由他催动噬魂灯,只是一击,便将殒神岛主重创,打得化为了精神力魂雾。”魁量皇道:“那时,你只是大自在无量巅峰,对不灭无量境界的力量了解多少?再说当时花影仓颉布置星空大阵阻挡黄泉星河,本就精神力枯竭,偷袭之下要重创他不难,本皇也能做到。”“还有第三点,这位命祖残魂归来的时间太悠久了,本就已经到了大限之日。越是垂暮,力量越会下滑。我猜,他根本渡不过下一次元会劫难,所以培养了张

若尘这个新的身躯。”

“按照他上一次渡元会劫的时间推算,他的下一次元会劫,已经不远。”

“若本皇没有猜错,元会劫到来之时,就是他夺舍之日。这样,元会劫摧毁了旧体,他就可以瞒过天地,获得了新生。”灯中人影道:“我认为,那命祖之所以一直没有夺舍张若尘,还有另一个原因。他在防备我们!若张若尘太弱小,他夺舍后,修为自然也很弱小,我们对付他岂不易如反掌?”

魁量皇笑道:“不是防备我们,是防备你。你是噬魂灯嘛,最想噬的魂,自然是命祖之魂。器灵噬主,才是最高成就。”

灯中人影不置可否,道:“既然命祖残魂的元会劫就要到了,这绝对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本座真要听从他的命令,就此离开?”

魁量皇眼神一凝,冷道:“你的胆量倒是不小。若没有本皇相助,凭你的修为,能瞒过命祖、张若尘、凤彩翼的感知?”

“那就请量皇赐下一道掩盖天机的符箓!大事若成,必有厚报。”灯中人影道。魁量皇在厅堂中踱步,忽的,目光透过半撑开的窗户,看到三途河上的一艘插有“石”字旗的神舰,道:“以本皇九十二阶的精神力,炼制的符箓,的确可以

帮你瞒天过海,潜到无常鬼城。但,这是不够的!”

随即,魁量皇身上命运神光乍起,摇身一变,顿时年轻了许多,像是只有四十来岁的模样。

手指向眉心一点,出现一道星辰光痕。

身上黑袍,化为月白色神衣,给人仙气飘飘之感。

同时,一只刻满道纹的长笛,从背后的空间中飞出,落入右手。

“石”字旗神舰的主人,乃是石斧君愚三解。

小黑将张传宗送去石神殿后,灌醉愚三解,偷走了此舰。

但,此刻的小黑,却被神链五花大绑,吊在离地五尺的半空,垂搭着一颗毛茸茸的猫头鹰脑袋,以生无可恋的神色看着地面。

“吱呀!”囚室的门被推开。

小黑视线中,一双笔直而雪白的玉腿率先跨入进来,手中还提着一杆翡翠长枪,走到他近前停下。

神链哗啦啦的声音中,小黑一个激灵,立即扬起头,硬着脖子道:“你们要做什么,利用完了,就要杀人灭口?本皇告诉你们,杀我,你们就摊上大事了!”

站在他对面的女子,身穿暗蓝色武袍,扎着马尾,英气中带着舍我其谁的冷傲,眼神却又清彻明亮,如同少女一般,与其高深莫测的修为不符。

最为明显的特点是,她平直如柳叶的双眉间,有着四道白色的星辰光点,宛若花钿。

囚室的一角,站有一尊身高两米多的寸头大汉,同样穿暗蓝色武服,背后悬有一道黑色神环。

寸头大汉道:“他已经骂了三个时辰,刚才才消停了一会儿。”

扎着马尾的绝丽女子,道:“你敢骗本皇?”

“骗?骗……骗什么了?”

小黑觉得这个女子的眼神很吓人,说话略微有些哆嗦,心中更是极为不舒服,暗道:“什么都敢自称本皇,也不知这个皇是谁封的。”“你说张若尘就在无常鬼城,但本皇刚刚探查到消息,在无常鬼城的张若尘实是命运神殿的虚天变化而成。你到底意欲何为,是想引我们去无常鬼城,将我们一网打尽?你嘴里一句实话都没有,看来本皇只能搜魂了!”她道。

“这不可能!”

小黑立即道:“这绝对不可能!张若尘在无常鬼城的消息,本皇是亲自去和阿乐确认的,你们当时也藏身于暗,亲耳听到的。”

“再说,本皇和虚天又没有什么交情,他凭什么救我?又凭什么杀你们?”“再再说,杀你们何须虚天?张若尘也可以啊!本皇要引你们去死路,直接引去张若尘那里,岂不更加稳妥?别……别……先别搜魂,就问你们,本皇说得有没有道理?”

“这里面有误会!不是阿乐搞错了,就是无常鬼城那边出了差错。”

“要不你先放开本皇……不……不敢称皇,你先放开我,反正我有一半神魂在你手中,你一个念头就能置我于死地。”“你让我去无常鬼城探查,我肯定查得明明白白,那边我也有熟人,木灵希你知道不,凤天的弟子,但她年轻时,本皇……我指点得更多。张若尘若去了无常鬼城,瞒任何人,都不会瞒她。”

那位提枪的马尾女子眼睑一缩,犹豫了起来。

小黑暗暗松一口气,小心翼翼追问道:“我一直没有来得及问,阁下到底是何方神圣?与张若尘有何恩怨?”

那女子没有理会小黑,道:“苍绝进来。”

随着一身鬼气的苍绝走进囚室,小黑眼睛都瞪大了,道:“苍老鬼,你竟背叛了张若尘?”

苍绝向提着翡翠长枪的绝丽女子行了一礼,继而含笑看向小黑,并未言语。

这女子,正是黑暗之渊太古十二族中“元道族”的族皇,元笙。

而那位看守囚室的寸头大汉,则是元道族的大自在无量,元解一。

元笙对苍绝吩咐道:“放他下来吧,你亲自带他去无常鬼城,一定要查清楚张若尘的行踪。另外,别让他遛了!”

小黑身上的神链被解开,落到地上,活动手腕的同时,眼神随之一凛。

蓦地,他出其不意的出手,打出从葬金白虎那里学来的起源八法,太清推云手。

双手齐出,掌如推云,轻盈如风,却又力能移山倒海。

“嘭!”

元笙站在原地不动,身上自动浮现出一具燃烧火焰的铠甲,将小黑全力打出的双掌掌力消弭于无形。

“火神铠甲!”

小黑惊呼。

“嘭!”

小黑被火神铠甲爆发出来的力量震得倒飞出去,重重撞在囚室中的阵法上,口鼻皆在流血。但,他心中对元笙的惧意尽消,反而大笑起来:“原来是自己人,早说嘛!你要早些说找张若尘的原因,本皇肯定全力配合,哪有那么多波折。还有你苍绝老

鬼,一直都在这艘神舰上吧,居然今天才来见本皇。”

小黑在看见苍绝的时候,就已经大概猜到,元笙可能来自黑暗之渊,但不能确认对方是敌是友。

知晓自己现在还有价值,元笙不会杀他,所以小黑才冒险出手,想要凭借一战试探她是不是太古生物。

但看到火神铠甲,小黑一下就悟了,明白为什么元笙只是收了他一半神魂,却一直没有搜魂。

这女人绝对是张若尘在黑暗之渊的姘头!

此刻,“石”字旗神舰的舰首,苍芒站在猎猎作响的战旗下方,以神念控制着一位石族上位神。

正是有这位石族上位神的神境世界笼罩神舰,掩盖天机,他们才能在地狱界行动自如。

苍芒,乃是苍绝的兄长,亦是鬼类诡兽,当初在黑暗之渊,就是他将摩尼珠从大冥山带出,交给了张若尘。

突然,苍芒察觉到异常,自己对外界的感知消失了!

“什么人?”

苍芒双臂变得细长,指甲变成黑色,看见站在身后的人后,却是立即收起神力,单膝跪下:“拜见圣乐师!”

圣乐师身穿月白色神衣,两髯及胸,眉心星光点点,手持一根长笛,给人仙风道骨之感。

正是魁量皇变化而成。

大冥山的三位乐师,神乐师,仙乐师,圣乐师,皆修为通天彻地,乃是山主之下的最强者。

山主很少露面,所有法旨,皆是由三大乐师告知外界。

苍芒虽然自称是山主的奴仆,认其为主,但和苍绝一样从未见过山主的真面目。

眼前这个圣乐师,和神乐师、仙乐师有所不同。

传说,他是山主的嫡系,当年是和山主一起回到大冥山,不是鸿蒙族的族人,却被赐予了鸿蒙族族人的身份,可谓无上殊荣。

“起来吧!”圣乐师温和道。

苍芒起身后,问道:“圣乐师竟也来到了上界,老仆这便去告知元道族皇。”

“不可惊动她!”圣乐师道。

苍芒困惑,道:“为何呢?”

“此事你无须多问,见到本座的事,也不可告诉任何人。山主曾让你将摩尼珠交给张若尘,可见山主极信任你,你是一个可以保守秘密的人。”

魁量皇虽这么说着,但心中却了然至极,知晓命祖残魂将摩尼珠交给张若尘,不过是在培养夺舍体。

说起来,当初也是他出面,将摩尼珠交给苍芒,让苍芒交给张若尘。

之所以选择苍芒,没有别的原因,完全是因为时间紧迫。既不想惊动大冥山的神乐师和仙乐师,又要立即赶回上界,为张若尘渡劫护法。

至于擎天和黑暗神殿殿主后来出手阻止张若尘成神,恰恰是魁量皇希望看到的事。

他并不希望命祖残魂真的培养出一个夺舍体,因为,最觊觎命祖残魂的人,正是他。

圣乐师将噬魂灯取出,递给了苍芒,道:“你此行万分凶险,将这盏灯带在身上,关键时刻,或可救你一命。将其藏好,不可让任何人发现。”

苍芒双手接过变得只有核桃大小的噬魂灯,激动道:“多谢圣乐师厚爱。”圣乐师高深莫测的轻轻摆手,道:“本座知晓你们此行的目的,总之一定要记住,张若尘体内流淌着鸿蒙一族的血脉,是我们太古生灵的希望,你务必尊之,不可冒犯。他将是大冥山的未来之主!”

标签: 万古神帝 圣乐师

XML 城市 闽ICP备2022010958号-1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 1261234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