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文章正文

推测

手机 2022-10-22 06:47:24 2.56 W 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三千八百八十一掌 推测。

张若尘一贯温润洒脱,但这句回呛,却十分严肃,以凤天之傲也不禁暗暗思量,刚才的言语是否失当。木灵希看出气氛又变得紧张,随即道:“有帝尘和师尊坐镇,鹤清便是神尊,也休想有所作为。当前最迫切的,应该是二位摒弃前嫌,精诚合作,解决无常鬼城中诡异血泉这一隐患,和炼杀摩犁尸祖。否则,七十二品莲、罗恸罗若再次出手,让尸祖逃脱,或者攻破了酆都鬼城,就大事不妙了!”

张若尘自然不是心胸狭隘之辈,翻过刚才那一篇,道:“我可用地鼎炼化摩犁尸祖,加之凤天的死亡奥义,十年内,必可将其磨灭殆尽。”

见张若尘眼中冷芒敛去,且主动提出帮忙,凤天自是不好继续端着,问道:“天姥可有与你联系过?”

对整个地狱界而言,天姥才是定海神针,也是七十二品莲、巴尔、九死异天皇等人不敢冒进的原因。

万古神帝推测

很显然,面对此前出现过的七十二品莲和罗恸罗,凤天压力不轻。所以,才有如此一问。张若尘如实相告:“我虽未见过天姥,但收到了一些消息,三位半祖和黑暗诡异的斗法,早已结束。天姥一直没有现身,其实才是最明智的选择,以静制动,以暗慑暗。”凤天顿时忧虑尽去,道:“这种暗中对峙,不会持续太久,肯定会被藏在暗中的那些人想法设法打破。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我们的确应该摒弃前嫌,以破境为唯一目标。唯有绝对的力量,才是安身立命之本。”

“张若尘,你若真面临被命祖残魂夺舍的风险,本天有一法,或有些用处。”

之前白发骷髅的话,不断在张若尘脑海中响起。

无论是真是假,都让他危机感前所未有的强烈。

“凤天请讲。”张若尘道。凤天道:“夺舍等同于新生,在这个过程中,会出现强烈的精神力对冲,魂灵对冲,和生死力量对冲。绝大多数古之残魂都会夺舍失败,爆体而亡,便是这个原因。”

“在夺舍开始时,是死亡之气最为浓烈。在夺舍快要结束时,如同婴儿初生一般,是生命之气最强盛。”“若在这个时候,有死亡力量爆发,或可收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当然若以你的修为和精神意志,都被逼到这一步,说明命祖残魂之强已至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步。”

张若尘道:“凤天这是要传我死亡之道?”凤天摇头,道:“本天就直言了,你虽修炼速度前无古人,远超古之始祖,但想要在死亡之道上有所做为,达到对抗夺舍的地步,没有一个元会的修炼,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凤天修炼出来的命运之门,有“死亡之门”之称,此刻在身后显现出来。

“我可将死亡之门借给你!本天一生死亡之道修行,皆汇聚于门内,可谓集一道之大成。”她道。

张若尘动容,道:“可若依旧还是被命祖残魂夺舍成功,你将永远失去死亡之门,修为也必定跌落回不灭无量之下。”凤天轻飘飘的向他瞥了过去,冰冷中,又蕴含立于众生之上的强者才有的绝世风情,道:“天庭那边,许多修士都说,本天是因你张若尘和地鼎,才能于万年

间接连破境,是蹭了你的机缘。地狱界这边,虽少有人敢言,但那些曾经大自在无量巅峰或者强于我的诸天,未尝不是这么想的。”张若尘义正言辞,道:“胡说八道,我与凤天乃是相互成就。若非凤天数次相救,张若尘绝不可能走到今天。若无凤天,我也进不了天守台,观悟不了《河图》,五行之后的变化将一片茫然。”

木灵希本以为二人可以就此握手言和,气氛变得融洽。却听,凤天丝毫都不谦虚,毫不客气的道:“你说得半分不假!但,为何面对种种流言,你即未解释,也未降下神罚杀之?你若杀尽非议者,本天必定感动万

分。”凤天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让张若尘有些措手不及,笑道:“流言止于智者,杀戮解决不了问题。再说,也有不少修士声称,我乃是你凤天面首、男宠之类的羞辱言论。却也不见凤天杀尽他们?”

“是吗?”

凤天背负双手,望向远处的黑白阴阳神焰的火源,道:“竟有……此事?本天必让裁决司彻查,太过分了,帝尘不可辱。”张若尘笑道:“天下悠悠之口,正是人间充满活力和趣味的地方,有非议,才有真理。若真死气沉沉,人人不敢言,不能言,这样的世界或许凤天觉得清净,但我不喜欢。”气氛不再像先前那么僵硬,张若尘随即开始谈正事:“之前在无常鬼城,我遇到了一个怪人,确切的说,是一位古怪的骨修。它穿过雷族始祖界界壁的时候,

凤天应该有所感应吧?”

“没有!”

凤天摇头,道:“若你所言不假,能瞒过本天的感知,骨族有如此修为的,只有骨阎罗。”

“绝不是骨阎罗,但我想到了另一个可能性。”

张若尘继续道:“它对我说,它感应到了命祖,而且命祖已经来了无常鬼城。”凤天脸色微变,道:“怎么可能?当年大尊以始祖之修为,尚且找不到隐藏起来的命祖,那骨族修士怎会有如此能力?莫非它在骗你,借你心神震动之时,趁机逃走。”

“这自然是最好不过!但万一它说的是真的呢?”张若尘道:“大尊的确是始祖,可是历代始祖,虽然能够无敌一个时代,但并不能知尽所有事。就看始祖也无法找全九鼎,无法收集完一道的所有奥义,无法走遍每一颗星辰,就知宇宙浩大,天地泱泱,始祖之力也有穷尽时。”

“那时的命祖残魂,肯定想尽一切办法躲避大尊的感知,藏于最隐秘之地。”

“但现在的他,却没有这样的顾忌,可以大行其道,自然容易暴露破绽和气息。”

凤天道:“但同修命运之道的本天没有感知到,你是天圆无缺,拥有真理之心和一品神道,也没有感应到。你到底在猜测什么?”

张若尘眼神变得极端凝肃,道:“十个元会以来,可有骨族修士在命运之道上,超凤天、虚天的成就?”

凤天摇头道:“没有!十个元会来,骨族也就骨阎罗一个够看。但,骨阎罗的命运之道造诣,绝不会有多高。”

张若尘道:“那十五个元会,二十个元会,三十个元会呢?”正在凤天思索时。

血屠携带大量卷宗,赶来白无常神殿,被张若尘接到了悬空岛。

“师兄,骨族和命运神殿历代不灭无量级数的强者的相关卷宗,都在这里了!”

张若尘释放出精神力,快速翻阅。

酆都鬼城藏典很丰富,其中一些张若尘在命运神殿和阎罗族都没有看到过。但,他阅尽所有卷宗,却找不到相关线索。

凤天道:“有些隐秘,不会被记载在卷册上。但却可以以传说的方式,流传在少部分修士间。或者,要从别的方面,查找线索和痕迹。”

“凤天想到了什么?”张若尘道。

凤天道:“你先说,你的猜测是什么?”

“命骨!命祖之骨常埋地底,诞生灵智,化为骨族而新生。”

张若尘的目光,盯在不远处的剑骨身上。

若剑祖之骨,也化为了骨族,成就必然非凡。骨身根基,就决定了未来成就不低。

张若尘又道:“想要在我眼皮子底下,瞒过我的感知,并且瞬间消失,只有高深的虚无和命运二道可以做到。”

凤天道:“你的猜测,是有道理的。若那人真拥有命骨,在穿过雷族始祖界的时候,的确有机会瞒过我的感知。”

张若尘道:“那骨修一直在潜藏,而且伪装弱小,很可能就是在躲避命祖残魂。他越是低调,卷宗上对他的记载,就会越少。”“本天曾听过一个传说,大概是在十五个元会前,望冥白骨山中曾发出明亮的命运神光,持续了千年不散,许多神灵赶去探查,都一无所获。这件事,从命运神殿建立以来,都非常罕见。”凤天道。

张若尘屏息,道:“据我所知,半祖才能活十五个元会吧?哪怕种族不同,寿元相差也就一两个元会而已。”凤天摇头,道:“你对亡灵三族了解不深,倒也能够理解。你以为,骨族、尸族在泥土中爬出时,就已经拥有正常人类的智慧?遍观整个三途河流域,处于浑浑噩噩的尸族和骨族十之八九,它们可以本能的吞吸阴气,但智慧低下,只有战斗意识。”

“你来地狱界见到的亡灵修士,都是圣境以上吧?这都已经是它们蕴出基本灵智不知多少年后,才有的成就,智慧已经成熟。”

“就像青鹿神王座下的那个宇宙神胎婪婴,算鬼族之列,从初步诞生灵智,到修炼出人形,至少孕育了三个元会……你这是什么神情?”

张若尘笑道:“对不起,我脑海中不自觉的,想到了十个元会前,一只智慧低下的大凤凰奔跑在三途河流域到处杀戮的画面。”

木灵希提醒道:“凤凰又不是母鸡,哪怕初生灵智,也必是翱翔九天,展翅千里……”

说到最后,木灵希声音越来越小,知道自己是被张若尘带偏了!凤天冷视了张若尘至少三个呼吸的时间,终是克制下来:“总之,若那骨族修士真拥有命祖之骨,它说得话,我们必须信上三分,对命祖残魂就不得不防了!”

张若尘听到“我们”二字,心中不禁一动,盯向凤天,切好撞到凤天双目。

“哗!”

凤天红袖一挥,身后的死亡之门飞出去,迎面撞在张若尘身上,继而,爆射出璀璨霞光。

“五成死亡奥义和本天一生的修为造诣皆在死亡之门中,若真走到那一步,这将是你最后的反制手段。希望你永远都用不到它!”“现在本天的修为战力跌至谷底,但凭借神源散发出来的气息,依旧可以维持不灭无量中期的表象,以震慑宵小。但接下来若遇到硬仗,只能你出手了!”

(本章完)

标签: 万古神帝 推测 张若尘

XML 城市 闽ICP备2022010958号-1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站长QQ 1261234287